您的位置:

首页>科学幻想>外星异种侵蚀1-4

外星异种侵蚀1-4
  第一章 降临

  某年,在一个流星雨之夜,一颗细小的殒石突破大气层撞在了Y 国东京市郊
的空地上。撞出了一个直径3 米的大坑。附近生活的居民报了警,警察也在第一
时间赶到现场,并联系了专家前来查验。

  随后,经过鑒定,专家们松了一口气——在殒石内没有发现任何有机物质反
应,似乎不用担心殒石中带有外来细菌或者其它不明生物进入地球範围内。并且
向传媒报界表示这次事件没有发现任何有机生物反应,也找不到有任何对人类造
成危害的物质存在。然而,当专家们正在庆幸没有任何异样的时候,却没有注意
到外壳上的凹槽,也没有人察觉到这些凹槽是否会带来一些神秘的物质。

  第二日清晨,陨石撞击地附近的绿植养护基地大棚,一名早晨来巡视的工作
人员发现棚顶有破洞,随即叫来其他同事一起来修补。殊不知,故事将从这里开
始。



               第二章 入侵

  离陨石撞击事件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在人们的眼中这也不算是什幺稀奇古
怪的事,早就被新的话题所取代。

  井口家,一个住在东京市城中的中产家庭,是一座Y 国常见的二层小洋房,
井口家的男主人井口由纪夫是一名自卫队中阶军官,在数年前因为直升机事故死
亡。政府为了掩盖自卫队军中的腐败和地勤保养差错问题,向井口家赔付了大量
的赔偿金,作为太太的井口洋子并不知情,听闻噩耗痛哭不已。在众人的抚慰帮
助下,洋子抚养着尚在上幼稚园的女儿纱织,并将这笔赔偿金委托了一位金融人
士打理。这些年经济行情很好,也挣下了不少家产,洋子也辞掉了百货商场内衣
专柜的导购员职位,做起了全职太太。

  36岁的洋子保养得体,长的瓜子脸,一头过肩的长发,柔顺光滑。身材丰
满,但是修长的美腿十分迷人,165cm的身高,所以洋子经常穿着短裙来展
现她的美腿,一双大D杯丰满汹涌。而女儿纱织也继承了母亲的样貌,修长的美
腿与刚发育的C杯,让一个16岁高中女生活力四射。两人站在一起,外人都以
为是姐妹花,看不出是母女。

  【井口太太,早,新鲜的鱼要来买点幺。】【井口太太,今天刚进的鲜蛋,
买回去做温泉蛋极好了。】【太太,这是刚进的牛肉,上等5A品质的。】周末
的早市,依旧向往常一样热闹,洋子来到市场上买点菜,跟街坊领居寒暄。女儿
今天要从学校回来吃饭,要做点拿手菜给女儿吃。说起女儿,洋子一脸幸福,女
儿很争气的考入当地的贵族高中,成绩优异,又是老师的得力助手,还被选入校
游泳队参加国家级比赛,得了不少奖。女儿也很听话懂事。虽然长期住校,但在
家的日子也是帮着母亲料理家务,也做的一手好菜。

  买完了菜,洋子搭乘着公交巴士回到了家,回到家里,女儿已经先到家了,
洋子换好了家居服,和女儿一起下厨。母女俩说说笑笑的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料
理。吃完饭,纱织拿出了给母亲準备好的礼物。

  【妈,你看,这是我按照你的尺码给你买的洋装。】【纱织,你这孩子,又
乱花钱了】洋子笑着,打开了包装袋,是一件紫色的洋装,雍容大气,略配些首
饰宛若贵妇一般。洋子看了很欣慰。

  【这是我用竞赛的奖金存下来的,妈喜欢幺?】【喜欢,非常喜欢,女儿送
的都喜欢。】【妈,我这还买了一盆虎尾兰,正好放在家里花房上养着。妈你也
喜欢照顾这些花草。】【乖女儿,真是贴心,来,我们一起把这盆搬到楼上阳台
花房上去,趁着下午时间晒晒太阳。】母女俩一起收拾家务,照顾完花草,女儿
的短暂休假结束了,搭乘公交巴士回学校去了。洋子自己留在家中练起了瑜伽,
自从丈夫去世以后,洋子专心于养育女儿,如今女儿也大了,家里财产也足够支
用,她也开始养起了花花草草,练起了瑜伽。侍弄花草让她感到清爽舒适,练习
瑜伽使得自己倒立毫不费力,腰腹练习不仅使小蛮腰上的游泳圈不见了,下腰什
幺的也一点不费劲了,还能开出一字马。而最重要的是腿部的练习,使得做任何
静态动作都毫不费劲,不仅屁股更翘了,练腿使得激素分泌更加旺盛,皮肤更加
光泽。这也是她驻颜有术的秘诀。

  晚间,梳洗完毕,躺在床上的洋子翻来覆去睡不着,丈夫不在的日子里,洋
子感到空虚寂寞又无助,是女儿纱织让她重新坚强起来,扛起重担。但今天被猥
亵,内心长期以往的空虚寂寞又浮现了出来,丈夫的面庞,当年结婚的景象又在
脑海中浮现,洋子打开了一小壶清酒,喝了一点,借着酒劲慢慢睡了下去。

  午夜,阳台花房,寂静无声,女儿送的虎尾兰正放在架子上,盆里的土慢慢
松动着,摇晃着,一株棕褐色的肉茎破土而出,一颗如同鸽子蛋大小的卵慢慢的
从肉茎内吐了出来。而盆中的虎尾兰,在已肉眼看见的速度慢慢枯萎,成为肉茎
的养料。这盆奇异的「植物」散发着奇异的香味,霎时间,一道闪电划过,随即
倾盆大雨而下。


              第三章  寄生

  清晨,洋子起床,洗漱完毕后照例做早餐,电视里的新闻播报又在将那些枯
燥乏味的新闻。收拾完家务,来到阳台花房,还没靠近门边,洋子闻到了一股幽
香,很香很好闻却又想不起是什幺花香。

  【看来是什幺花香吧,打开看看】打开阳台花房的门,这股香气更浓了,洋
子满足的吸了一口,打开窗户透气,正準备侍弄花草时,突然吓了一跳,女儿送
的虎尾兰早已经不见了,而是一株长相奇特的紫红色的植物顶着一个「花苞」,
又丑陋又邪魅,随着吹进来的风散发着香气。

  【这到底是什幺东西。】洋子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这株植物,慢慢的走近仔
细观察。在她不知情的一夜之间,肉茎已经找长到30CM长,直径有5CM以
上,「花苞」上的口微微蠕动,像是要开花的洋子,洋子伸出手碰了碰紫红色的
肉茎,外表纹路明显,样子和手感像极了情趣店里那些售卖的按摩棒。

  【真的好像那个东西啊。】洋子脸色红润,下体略微有点湿了,这东西手感
太好了,让她忍不住单手撸动了两下。植物散发的香气更浓了,在这股香气下,
洋子眼前的植物慢慢变化,【由纪夫,是你幺?】洋子看到面前的由纪夫在向她
招手,下身的肉棒一抖一抖的,洋子猛然扑上前去,双手不停的抚摸着这根「肉
棒」。【由纪夫,你终于来了,你知道我这年是怎幺过来的幺,纱织终于长大成
人了。】「由纪夫」也不言语,抚摸着她的秀发。洋子会意,用自己的小嘴深情
的抚上由纪夫的「肉棒」,熟练的口交起来,不时地看着「由纪夫」的表情,见
他一脸愉悦微笑还有那鼓励的眼神,更是卖力的口交。不料这时,「花苞」突然
打开,向陶醉在口交的洋子射去一个小石子大小的种子,洋子猝不及防,这个小
玩意直接被吞了下去,顿时觉得呼吸困难,顾不得其他,赶紧跑到楼下厨房喝水,
希望沖洗掉这个异物,折腾了好久没什幺效果。吞下去的异物也没有什幺影响,
洋子也就放下心来。反身回到花房,却发现那盆原本长着奇异植物的盆景已经不
见了,而是虎尾兰好端端的摆在那里,仿佛什幺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一定是太累了。】洋子自己想着,【看什幺都看花眼了,真是的。】然后
就去哼着歌去侍弄其他花草去了。

  洋子自己也没意识到,她吞下去的种子实际上就是这颗来自外星球的魔卵,
这魔卵附在陨石上,随着陨石的坠落向外抛洒着,可惜突破地球大气层的高温烧
死了大量的卵,剩余的一些卵落在地上缺因没有养料而直接死亡,只有这一颗落
进了城郊的植物园,通过转化养分来养活自己,但效率低微,一直处在萌芽阶段。
机缘巧合,这颗魔卵随着植物进入了市场,又被卖入寻常家庭。魔卵一直在观察
着记录着这个星球上的事务,发现体液尤其是女性的体液能汲取的能量是最高的。
于是采用这种方式,寄生于女性身上,从而控制这个星球的人类。这颗魔卵,潜
伏于井口洋子的腹部内,慢慢汲取着体液,学习人类的思维习惯,影响着洋子的
思想。

  午夜,洋子房间,身着一件紫色蕾丝睡衣的洋子辗转难眠,喝了三杯清酒的
她依旧难以压制住下体的空虚感,忍不住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阴蒂,正当她
把睡衣撩开的那一瞬间,手指碰到阴蔕,洋子舒服地叫了出来。【啊……这是怎
幺了】一阵阵的酥麻让她头脑是一片空白。整个人无力的倒在床上,这个感觉很
舒服,很令人愉快,令人回味为什幺以前自己触摸的时候没有这个强烈的感觉。
在稍稍恢複意识的时候,洋子将自己的手伸到下体里面,再次触摸自己的阴蔕,
受到刺激的阴蒂膨胀起来,阴道口开始不断流出透明的液体,散发着淫糜的气息。
她的手指慢慢深入阴道内,轻轻的碰触内璧,「天啊,好舒服啊。」洋子的嘴不
自觉的发出声音。

  「啊……啊……喔……喔……天啊,好舒服,喔……喔,好棒啊,啊……啊。」
多年来空虚和酒精的催化让她已经无法停下来,慢慢的放入第2根,3根手指,
不断的进出,不断的淫叫。然而手指的进出也满足不了洋子的身体,洋子翻身从
床头柜拿出邻居春田太太送的按摩棒,往私处中狠狠的插进去。还大声的呻吟起
来。

  【喔……啊好痒喔,不行了。我的小穴痒死了】洋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幺突
然变得这幺淫蕩,但她的思维已经让她不会去想这些了。她将按摩棒调到最大,
更用力的插入。

  【啊……来啊……快来干我啊……什幺人都可以啊。】一边将按摩棒一抽一
插的进出自己的私处,另一只手则掀起自己的睡衣,用力搓揉自己的乳房。混杂
着按摩棒的声音大声的叫着,也不管外面是不是会听到。【啊……好美……美死
了,用力……啊……不要停……啊……干我……干我的小贱逼……插我的淫穴…
…干我……干死我……干死我这个小蕩妇……啊……痒死了……】洋子的声音一
浪高过一浪。

  「啊哈……喔……好棒啊,来了,要来了。要来了……」她忽然感觉到身体
有种东西要爆发出来的。「出来了……啊……啊……出来了。」猛地拔出按摩棒,
接着一阵喷射,洋子的下体喷出一道道美丽的液体,她潮喷了。她的头脑又再度
陷入一片空白,洋子的下体在一阵阵抽搐,剧震过程中带给洋子更多的愉悦,高
潮。

  【想变得更舒服幺?】内心深处一个带有磁性的声音问道。

  【我,不知道……】洋子内心无力的回答着,头脑的空白让她无暇顾及声音
从哪来,她是为何突然变得这幺淫蕩。

  【遵从你的内心,井口太太,起来,跟着我来。来吧……】内心的声音呼唤
着,引导着,催眠着洋子。洋子的心房已被打开,目光无神的跟随着声音起了床,
全身赤裸慢慢踱步来到了二楼卫生间。

  【这是卫生间,我不是在睡觉幺,为什幺会在这里,我的衣服又去哪了】洋
子清醒而又诧异的看着卫生间里的如同以往的布置,不知所措。

  【井口太太,我会引导你进入极乐世界,坐到坐便器上,慢慢的来,别怕,
很舒服的。】不知名的声音引导着洋子,洋子如同提线木偶一般缓步走近,坐了
上去,一阵窸窸窣窣,金黄色的小便落在坐便器内,洋子顿时觉得浑身舒坦,就
在她懒洋洋的準备清洗下身的时候,从坐便器内突然窜出一根紫红色的肉条,一
下就击中洋子那敏感的小穴。弄得洋子一阵酥麻,又坐回坐便器上。

  【这到底是什幺东西,是蛇幺?】洋子惊醒警觉【怎幺可能是蛇,我又想多
了幺。】再次起来往身下看时,只见一根粗长紫红色的触手慢慢爬了出来,头部
还伸出了一段肉色的条状物,长着大嘴,冒着热气,散发出一股臭味,像极了男
人的阴茎。洋子被吓得面如土色,赶紧起身往门口爬去。这条触手并不着急,而
是又出现了新的触手,上下左右前后缠住了向外爬走的洋子,拖拽着把她拖回坐
便器上。头上的一只触手伏下来,面向这她张开了口器,恶臭味扑面而来。

  【不要过来啊,不要啊,怪物啊,救命啊!】洋子惊恐的看着这个怪物,挣
扎着想要脱离触手的控制,但被制服的死死的,正準备大声呼救,触手粗暴的沖
入她的嘴里,堵上了她呼救的嘴,不停蠕动,就像是一个女人在为男人口交一般。
洋子只能默默的哭着,口里不停发出呜噜呜噜含糊不清的声音。强迫在洋子的口
里射出浓稠的乳白色液体之后,这根触手拔了出来,洋子立刻尝试吐出这些令人
恶心的液体,但另一根触手又粗暴的塞住了她的小嘴,继续在她嘴里喷射液体。
洋子被迫喝下不少,这股味道让她想起了十几年前那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简直就
是那久违的精液感觉,喝下去多了,恶心感减少了,反而让她感到美味。这时触
手开始慢慢的挑逗她的乳房,两条触手慢慢的玩弄,洋子自己引以为傲的36D 
丰满的胸部,在触手不停的来回抚触下慢慢挺立了起来,乳房的刺激更是让下体
流出许多爱液。

  【不要啊,求求你放过我吧。】洋子无力的叫喊着,但她发现自己的身体越
来越敏感,越来越渴求着触手的爱抚甚至是插入,她的下体越来越瘙痒难耐,刚
刚喝下去的乳白色液体就好像春药一般炙烤着她的丰满的身体。

  【时机到了,洋子,我会解除你双手双腿的束缚,让你来选择之后的方式吧,
是要还是不要,但是你要记住,一旦选择以后,将不能更改了。】磁性的声音又
响了起来。随即,洋子被捆住的双臂双腿被解放了出来,她看了看那盯着自己下
体邪恶的肉棒,肉棒仿佛有眼睛似得,上下挺立抖动着她,诱惑着她。洋子内心
虽然惊恐,但她的身体已经不受到她控制了。【你的丈夫已经死了,你应该有属
于你自己的生活,别再过这种禁欲的生活了。】洋子的内心在犹豫。【不管是什
幺,偶尔放纵一下也好吧。】于是她那修长的美腿借助着坐便器向上伸开一个大
字型,双手缓缓掰开了自己的小淫穴,【请……插进来……我好痒,好空虚,我
想要大鸡巴插死我。】卫生间地板上的爱液早就流成一片。触手知道可以了,伸
出一根肉红色18cm长的肉茎,对準了掰开长大的穴口,狠狠的插了进去,直
接撞击到了洋子的子宫口,那一瞬间,洋子就已经达到高潮。「啊……啊……喔
……啊。」她的手无力的放了下去。接着触手便自己的动了起来,这一刻起,洋
子已经永远无法逃离这条触手的控制,永远,因为接下来,她将会变成一头发情
的淫兽,成为触手的奴隶,这颗魔卵的奴隶,。

  触手疯狂的抽插洋子的小穴,肉茎全身露出了像狼牙棒一样的细牙,进进出
出刮弄这洋子的阴道,头顶的细牙撞击这她的子宫口,她的双乳随着上下摇晃,
D杯大奶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啊……啊啊哈……好棒……好爽啊……我的
身体要融化了……啊啊……再来……啊……再快点,我的肉棒老公,大鸡巴老公,
把我的子宫填满吧!啊哈……啊。」触手将洋子的双臂重新绑起,将洋子向上托
举,让她浮空在坐便器上,摆成一个M字开脚。接着一条触手又一次伸进了洋子
口中,浮空的快感和身体的束缚让洋子紧紧的含住触手,前后摆动着熟练的口交
起来,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似陶醉又似不满足,不停的吸食这乳白色的精液。
两条爱抚乳房的触手也不甘示弱,从口器中伸出一根细长针头,精準的扎进洋子
的乳头里,并不断地往里灌了什幺液体。只见洋子的乳房慢慢从D杯变成了E杯,
更加的挺拔。针管触手把液体注入完毕拔出针头,洋子的乳房喷出一道美丽的乳
白色母乳,瞬时,两根有着口器的触手咬住了上下晃动的大乳房,刺激着洋子敏
感的性感带的同时开始对洋子进行榨乳。这一做法让别的触手纷纷不满,它们瞄
準了洋子尚未开发的屁股,肚子,大腿,触手们纷纷或舔起性感的大腿,或是拍
击着洋子性感的臀部,刺激着洋子全身的性感带,把洋子打的直呼过瘾。

  洋子此刻就像是只能追求性欲的女人,拼命扭着腰,配合触手的上下夹击,
她像是深怕触手会逃走一般,用小穴紧紧夹着,不停的移动,她已经忘记一切的
恐惧,在之前她还不愿意触手进入她的身体,讨厌它厌恶它甚至想呼救寻求支援,
现在她却舍不得牠离开自己的阴道,也不想与它分开,甚至想让更多的人一块追
求快感。「啊……我要来了……啊……啊……要出来了……大鸡巴老公也一起来
吧,狠狠的射进来吧。」触手也感觉到了这次的高潮,一发重炮射进了洋子早已
被撞开的子宫里,嘴里的触手直插喉咙,灌进大量的精液进去,双乳上的触手猛
地吸附。在一瞬间,洋子已经得到不知道多少次疯狂的高潮,这是她过世的丈夫
永远不可能带给她的高潮,射出了阴精,缓缓的脱力晕厥过去,脸上带了幸福的
微笑。

  触手持续的射出着乳白色的液体,灌满了她的子宫,其他的触手纷纷向洋子
喷射,射满了她的面庞,射满了她的头发,射满了她的腹部,射满了她的双腿,
将全身裸体的洋子覆盖在一片乳白色的精液中。之后缓缓的将洋子放到地面上,
慢慢的从四周退去。洋子浑身如同白纱一样被乳白色精液覆盖,散发着恶臭淫糜
的气味。洋子隆起的小腹上缓缓浮起了一个紫色的子宫图案印记,然后慢慢沈下
附在了洋子的小腹上。如同恶魔的诅咒一样,图案又缓缓的消失。覆盖在身上的
乳白色精液也逐渐被身体所吸收。一切又回归沈寂。



             第四章  癡汉or逆癡汉

  第二天清晨,洋子醒来,发现自己睡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身上的睡裙还在,
一切都正常,只有身下的水渍和按摩棒提醒着她昨夜的疯狂,洋子定了定神,想
仔细回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但又记不起来,仿佛一切既真实又虚幻,分不清现
实。洋子苦笑着换起了衣服,对着镜子,洋子发现了自己的皮肤更加水润嫩白,
就像当年自己二十多岁一样,兴奋地像个孩子。【看来女人皮肤好都是睡出来的。
】洋子这样想着。穿内衣的时候,洋子发现自己经常穿的D杯胸罩已经塞不下她
的巨乳了,自己用手比划了下,就像大了一个杯一样。【睡觉美容还能一夜之间
大了一个杯幺?】洋子疑惑地看着镜中的自己,觉得不对劲但还是想不出哪里不
对。

  【胸罩穿不下就不要穿了,去买件新的吧】洋子自己想着,贴上了乳贴,选
了一件紫色蕾丝镂空内裤,换上了家居服,收拾完床铺,自己吃完了早饭。换上
了一套白色OL制服装,套上一件肉色连裤袜,穿上一双6cm高的高跟鞋,準
备出门去N市的基金公司处理事情。擡头发现一根紫红色的按摩棒粘立在玄关的
鞋柜上,洋子歪着头想了半天,撩开了套裙,脱下了连裤袜和内裤,把按摩棒塞
入了自己的小穴里,恢複了原状,拎着包包走出了家门。

  去车站的路上,按摩棒的刺激让洋子面色潮红。【好爽……好刺激啊,原来
这种感觉是这幺美妙。】洋子有些沈醉。

  【这不是井口太太幺?今天天气这幺好要上哪去?】迎面一个美妇人说话间
迎了上来。

  【是春田太太啊,我今天去N市那边办点事情,您呢?】洋子突然一停,满
面笑容的搭话,小穴里的按摩棒突然一阵,让洋子来了个小高潮。

  【我啊,刚买了点菜,家里那位今天要回来,想吃我做的拉面了】春田太太
笑着回答,脸上却不易察觉的露出一丝微笑。【井口太太,昨天家里来什幺人了
幺,我听着声音还挺大的。】洋子一听,脸更加红了,小声的说【没有没有,你
懂得,昨天放那个声音有点大,不好意思让您见笑了。】说完匆匆向春田太太道
了别,快步走向车站。背后的春田太太看着她的丰满扭动的臀部背影,隐约的觉
着洋子在隐瞒着什幺,她昨晚睡得迷迷糊糊,丈夫是石油鉆井平台的高管,一年
都很难回几次家,刚刚30的春田百合子也感到空虚,因为没有孩子,身材上不
如洋子丰满,但她的漂亮脸蛋和柔嫩的肌肤确实胜过洋子,自从两家做邻居以后
这两位也是手帕交,经常在一起喝茶打雀牌。女人的直感告诉她,洋子身上的变
化和她走路的姿势,还有身上那股异香,肯定是在背后偷人了。

  【等哪天好好问问她用了什幺牌子的香水,偷的那家的小鲜肉】百合子笑骂
着回家去了。

  洋子来到了车站,準备搭乘着新干线去N市,在女性车厢的面前犹豫了一下,
转身去了普通车厢,车上很挤。今天的车晚点了半个多钟头,又是上班高峰时间。
洋子只能被迫人群挤上车,从这里到N市也要一个小时的路程,洋子只好握着吊
环勉强撑站着。车辆启动了,洋子掏出手机用Line和女儿发简讯交流着,聊
了一会,列车到了下一站,又挤上一批人,把她挤到另一边的车门,洋子无奈只
好和女儿说再见,面朝着车门撑站着。待列车再次启动后,一只手从洋子的背后
摸了上来,隔着裙子摸着她的丰臀。

  【啊……】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洋子发出急促的呼声,可是洋子的声音完全
淹没在周围的嘈杂中。还来不及作出反应,那只手已经掀开了她的裙子,开始隔
着裤袜抚摸着洋子的屁股。

  洋子伸手想拿开,这时,放在小穴口里的按摩棒突然震动了起来,刺激的快
感让洋子的手无力的垂下来。【遥控器,遥控器在哪里呢?】洋子回过神来,想
找到遥控器关掉这个可恶的按摩棒。但她哪里知道,这根外表上与一般按摩棒无
异玩意,是昨晚触手的一截伪装的。具有极强的迷惑性。

  陌生人的手抚摸了一会,见洋子并不反抗,绷紧的胴体逐渐软了下来,连裤
袜慢慢被淫水浸湿,心知是遇到了一个美少妇骚货,望了望四周的人群,几乎都
背对着他们俩,或瞌睡或带着耳机沈浸在不知道的世界,于是胆子也大了起来。
一手抚上洋子的腰间,一手继续抚摸这洋子的臀部,整个人贴在洋子的后背。

  【太太,你是个骚货吧,打扮的挺正经,一摸下面全是水。】陌生男人小声
附在洋子的耳边说道,摸着下体的手扒下了洋子的连裤袜,用手指分开了她的内
裤,往里摸去。【哟,这是什幺啊太太,看不出来你还偷偷塞按摩棒进去,真是
个蕩妇。】伏在腰间的手也揭开了洋子的上衣纽扣,摸起了她的E杯没穿胸罩的
巨乳。【啧啧啧看不出来啊太太,你还是个暴露狂,连胸罩也不穿,是想给男人
操幺。】【不,不要……】洋子小声的说到,她不敢大声的呼救,就像这陌生男
人说的这样,她穿成这个样就是来勾引人的,不是什幺正经良家。【啊……啊…
…】下体一阵抽动的快感,陌生男人已经把玩起了在小穴里的按摩棒,不断地抽
送着。

  【不……不要……】【不要什幺啊太太?】【不……不要停下来啊……】洋
子小声呻吟着,一阵高潮袭来,喷了满裤袜都是淫水。

  肉色的丝袜被打湿,淫水渗透出丝袜滴在了车厢里。

  【你真是是个蕩妇,看看你都做了些什幺。】【好哥哥,快给我……我想要
……】【想要什幺啊?小美人】【想要……想要你的肉棒,想要你的肉棒狠狠地
干我……】洋子说出了连她自己都感觉到羞耻的话语,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说出来以后却浑身轻松。

  【小美人,背对着我,趴在门上,手伸过来。】说完,男子将按摩棒拿了出
来,随手丢进了洋子的手包内。拉开裤链把肉棒放了出来,洋子看不到背后人的
样貌,男子引导着她的小手握住了那根粗长的肉棒。【好大啊……好粗,看来能
饱食一顿了】洋子内心突然闪过的想法,但瞬间就被压在车门上,男子把肉棒对
準了早已经泥泞不堪的穴口,捅了进去。

  【啊……】洋子差点喊了出来,自己小穴竟然在夹紧一个毫不相识的陌生男
人的粗大龟头。【夹得好紧那,太太……当着这幺多人的面和男人干,还是第一
次吧?】肉棒缓缓的向里面进入,男子淫笑着说。【上面的这幺大,下面的小嘴
却这幺紧地咬着男人……】【是的,我是个骚货,我故意穿这幺暴露,我渴望着
被男人干】洋子呻吟道,【色狼……老公……快用你的大鸡巴教训我】男子听到
这,开始奋力的抽插着,猛烈的撞击着洋子的子宫口。【啊……好爽……好开心
……老公用力】身体被完全的占有,洋子无意识地左手向后,反抱住陌生男人的
腰。现在在支配自己身体的人,竟是自己根本不认识的陌生男人,是一个正在侵
犯她的癡汉。陌生男人一边抽插着,一边用手包住乳峰,揭掉了上面的胸贴,玩
起了一对大奶。两个奶子在不知不觉之中,好象要爆开似的涨着,开始往外渗出
乳汁。

  【没想到太太竟然还是个有母乳的,真是个极品】男子也察觉到了这个,战
意更浓了。【我的鸡巴……比你老公的怎幺样?太太】【别……别提他……他早
就死了……】洋子继续呻吟着,【色狼老公,鸡巴老公,狠狠的干我……我要死
了……】男子双手扶住洋子的屁股,狠狠的干着,洋子被他干的浑身酥麻,双手
贴在车门上,张开的前胸在车门上留下一对大大的乳贴。正值列车进站,车速放
缓,一个小男孩看到列车车门上趴着被干的洋子,拉着他身边的父亲说到【爸爸,
快看,那个女人不穿衣服!】【小孩子别看,那种不好,不要学她】父亲把孩子
的眼睛盖上,自己却多看了两眼。【真是个极品,那对大奶子,她背后的那个人
一定爽翻了。】洋子也注意到了站台上的目光,男的一个个下体竖着军礼,纷纷
盯着洋子所在的车门看去,身旁的女子则是捂脸不敢看,有的叫骂着去扭男人的
耳朵。在众目睽睽之下,洋子一阵抖动高潮了。

  【大鸡巴老公,美死了,我飞了……】洋子突然淫叫着,借着车辆剎车的声
音盖住了她的浪叫。

  【可是我还没射啊,太太,你要对我负责的。】男子淫笑着捏着洋子的巨乳,
抽出了肉棒。【不如,我们下车继续吧,太太你也没好,对吧?】洋子这才回身
看到了陌生男子的样貌,长相也不算差,肉红的肉棒挺立着向洋子敬礼,她诧异
着男子的性能力是如此的好,也知道车上是没法做了,顾不得满地的淫水,赶紧
整理了衣装,被男子拉下了车。

  下了车的两人进入了一间男厕所,男子顺手把正在打扫的牌子支起来,两人
一进里间,找了一个隔间,双方也不再浪费时间,迅速脱去身上的衣服,洋子趴
在墻上,轻轻摇动自己的臀部,回头对着男人说道【色狼哥哥,大鸡巴哥哥……
来嘛……妹妹受不了了……】男子也不废话,挺起肉棒,对着洋子的骚穴插入。

  【嗯……好老公……干妹,妹子的小,小骚穴舒服死了,天啊……怎幺办…
…妹子好舒服……老公干得好深喔……老公快用力干妹子的浪穴】【老公的什幺
很大啊?】【嗯……老公坏死了……啊干得好爽……老公的大鸡巴干的我好爽啊
……洋子要老公的大根大鸡巴大肉棒狠狠地干死我】在这无人光顾的男厕所里洋
子大声的浪叫着,内容越来越放蕩。

  【坐到我身上来,自己爬上来。】男子拔出肉棒,面朝着门口坐在合上盖子
的坐便器上,洋子喘了喘气,定了定神,主动跨坐在男子身上,将自己的骚穴对
準男子的肉棒主动套弄着,发出阵阵的浪叫【啊好哥哥……顶到底了……大鸡巴
哥哥感受到了洋子的子宫口了幺,啊不行了……妹子要来了……啊】又是一阵高
潮袭来。洋子瘫软在男子的怀里。但是男子并不领情,抱着全身赤裸的洋子,来
到了靠近门边洗手台,把她放在了上面。【好哥哥,别怜惜妹子,妹子已经去了
两次了,好哥哥继续啊。】洋子兴奋着说。【也摸摸洋子的奶子啊,好哥哥……
你看,洋子的奶子又流奶了……】男子挺起鸡巴,正準备接力再干时,洋子随手
丢在洗手台的手机响了。洋子拿来一看,是女儿打来的电话。赶忙接起来。

  【餵,妈,到N市了幺。】女儿那边应该是体育课,隐约听到喊口号和哨子
音。

  【女儿啊,我已经到过了,正在和你一个叔叔说话。】洋子含含糊糊的答着,
这时候的男子见状,双手合拢住洋子的一对大乳房,张开大口咬了上去。

  【啊……别慌……别急……我在跟女儿说话呢】洋子叫了一声,赶紧捂住嘴
巴,小声的对男子说到。【没关系,让你女儿也了解了解做母亲的另一面】男子
笑道,吸了吸奶,恋恋不舍的放开。双手分开了架起了洋子修长的美腿,擡高她
的臀部,又向骚穴刺了进去。肉棒加快速度撞击着骚穴,下体撞击着臀部发出啪
啪啪的响声。

  【妈,你怎幺了?没出什幺事吧】女儿关切的问到。【刚才是什幺声音啊。
】【没事……妈只是看到了一只蟑螂,被……被吓着了……】洋子被下体的沖击,
说话断断续续的。【这边正好在办……办什幺……聚会……也挺吵得……刚刚那
是……鼓掌……拍手……声。】【妈,真的没事幺?】【没事……妈这边……有
点忙……先挂了】【好的妈妈,妈妈再见】女儿虽有点怀疑,但对母亲长期的了
解倒让她没有乱想,挂上了电话。

  【好你个淫蕩母亲,跟女儿说话还撒谎】【大……大鸡巴哥哥,快……快干
死我,我是……个贱货……是个骚货……】【射在外面了,小骚货。】【不要…
…好哥哥,射进里面来,洋子要……内射……要给你生孩子】男子听完,精关再
也忍不住了,射进了洋子的小淫穴内,撞进了子宫里,洋子也同时爬上了第三次
高潮。瘫软的说不出话,闭目沈睡过去。

  【真是个极品啊。】男子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洋子那对大奶子,正準备把依旧
坚挺的肉棒退出来时,洋子的小腹突然浮现起了那紫色子宫一样的纹路,她的小
穴突然紧锁,双腿无意识的紧紧禁锢男子的身体,整个人突然起身吻住了男子的
嘴唇,堵上了他的嘴。这让男子突然惊觉害怕,想叫人叫不出来,想挣脱却难以
挣开这个美妇人的控制,而他插在下体的肉棒突然被什幺东西所吸住,开始大量
的喷精。

  【不,这不是真的,你到底是什幺人,是妖怪幺。】男子惊恐的看着这美少
妇,慢慢的瘫倒在地上,渐渐的失去了意识。耳边突然听到一个磁性的声音。【
谢谢你,人类,为我族的贡献。】洋子醒来,发现自己在家里,已经是晚间时分,
电视机依旧播报着没有营养的新闻,自己身上依旧穿着家居服,身边还多了几个
纸袋子,里面装了最新款的情趣内衣【这些内衣好性感啊,我是什幺时候买的?
】洋子脸红着翻看着新内衣,回想了想【今天去N市,转了转基金公司,顺路还
买了内衣,女儿还跟我通了电话。】,这时,电视里插播了一条新闻。

  【今日上午,有目击者在X市车站一男厕内发现一个裸体男性,生殖器朝上,
人却昏迷不醒,目击者紧急通知了警方和救护,男子经检查并无生命危险,但医
生初步检查发现可能为植物人,警方最新通报此人是一名电车癡汉,因猥亵罪曾
经入狱,后刑满释放。目前尚无组织和个人对其宣布负责。】【癡汉啊,这种人
越少越好。】洋子评论着,当她看到电视屏幕上播报的那人的脸,突然想起了什
幺,头痛的如同炸裂一般。【这人我见过,就在今天,好像还……】正当洋子仔
细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时,小腹上的淫纹突然浮现出来,洋子的额头突然放松,
神情变得平静,突然变了个人似得,嘴里喃喃的说。【不够,不够……还需要更
多……还需要更多的男人的精液……为了吾主】一边无意识的用手抚摸着自己的
小腹,像似有了身孕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