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科学幻想>催眠性爱派对

催眠性爱派对
梅根看着镜子里的丈夫慢慢穿起了裤子,「喔、喔,」她顽皮的笑着,蓝色的眼楮在火焰般的髮丝下闪耀着,「你今晚穿丁字裤吧。」

赫斯转了转眼楮,「喔,别闹了,假如我被叫上舞台怎幺办?」赫斯的声音听来有一点生气,但梅根知道他其实很喜欢她注意他穿丁字裤时的目光,所以她也不以为意。

「没关係啦,穿上它吧。」梅根低头看了看自己,在赫斯的建议下她穿了件红色的短裙,只要她一弯下腰,她的臀部就会完全的暴露出来,之前赫斯故意要她弯腰,然后隔着丁字裤舔着她的阴唇,梅根想起那时的感觉,对自己微笑了一下。

「好吧,那一件?」赫斯说着,这只是装个样子,他一定得反对一下,表现出没有男人会喜欢在老婆的强迫下穿上丁字裤,然后在最后屈服,并要她帮他挑一件,之前几天也有过,她让他穿上她的丁字裤。

「粉红色这件吧,那你希望我穿什幺上衣?」梅根说着。

赫斯转身打开衣橱的抽屉,拿出那件粉红色的丁字裤,那是有一次梅根在情趣用品店强要他买下的,虽然当时她看到他有点脸红,但是那天他们有了一个难忘的夜晚。

赫斯看看手上那几乎不存在的布料,对她杨了杨眉并摇着头,梅根感到他的蓝色双眼直盯着她瞧,开始是眼楮,然后向下移到她36D的乳房,停留在那件红白蓝相间的汤米.赫尔弗格的胸罩上,接着又向下穿越她的肚脐,直盯着她诱人而修长的双脚,梅根突然感到脊髓一阵战慄。

赫斯的视线又回到她的脸上,「好吧,假如我穿丁字裤,那一定要穿点养眼的东西,打算穿裤袜吗?」

梅根想起了大概在两个星期前,他说服她穿上了有网眼的袜带,她就这样到了购物中心,看起来真像个妓女,但是那之后的性爱却更加的令人兴奋。

「嗯,当然,我会穿裤袜,我总不能让我这样的脚出去见人。」梅根尽量自然的说着。

赫斯转了转眼楮,他从来不了解裤袜这样的东西,他已经好几次告诉梅根在他们到公共场合的时候,他希望能轻鬆的摸到她的屁股,所以他想到了袜带,这似乎是满足他们两个的好方法,「那幺,穿袜带吧。」赫斯往衣柜走去,在经过梅根身旁时,他用手抚摸着她的乳房。

梅根摇了摇头,「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上舞台去被催眠,穿着迷你裙、袜带和透明的衬衫?我是说,瑞琪儿、琴洁还有其他那些人会怎幺想喔。」

梅根似乎可以听到赫斯从心里传出来的笑声,还有衣架挂上衣橱去时,木材所发出的声音,「我以为不相信催眠。」

「这和催眠无关,而是舞台角度的问题,所有该死的观众都会看到我的阴穴!」

然后赫斯拿出一件黑色的紧身上衣,只要她一舒展身体,胸罩的形状就会完全透过衣服显现出来,至少胸罩和上衣还蛮搭的。

「我想应该戴上粉红色的胸罩。」赫斯笑着说道。

梅根夸张的歎了口气,笑了一下又摇了摇头,「好啦,要出门了,我们得快一点,已经太迟了,找一件粉红色的丁字裤给我,我喜欢穿一套的。」她用肩膀轻推了赫斯一下,然后紧靠着他,用胸部在他身上磨蹭着,脱去自己原本的上衣。

赫斯装模作样的呻吟着,然后走到了床边,梅根在一旁安静的看着,看着他脱去他的四角内裤,然后穿上她所挑选的粉红色丁字裤,梅根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

她自己也穿上一件粉红色的丁字裤,「看,我们多搭啊。」她说着。

「喔。」赫斯很快穿上了裤子,梅根也开始套上袜带,最后赫斯穿着一件卡其色的衬衫并打上领结。

「好了,我们出发吧。」赫斯开了门,让梅根先走出去,并趁这个时候又捏了下她的屁股。

「们以前曾经现场看过催眠秀吗?」梅根坐在休旅车的副座上转头向后问着,赫斯正专心的开着车。

梅根的朋友瑞琪儿坐在她的正后方,她在没多久前离婚了,现在的她实在很需要到外面走走,她有一头又直又长的漂亮金髮,有着甜美的笑容,还穿着很引人注目的紧身裤和低领上衣,虽然她已经二十七岁了,但看起来就像十八岁一样。

梅根是个双性恋,她常常对瑞琪儿有着各种性幻想,但是她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因为瑞琪儿似乎对这种同性间的性爱很反感,她也常常故意说一些话来试探她,但是瑞琪儿总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吉娜坐在瑞琪儿旁边,她有着和瑞琪儿一样的髮色,但是她的金髮是波浪状的,吉娜也已经结婚了,今天她得到丈夫的许可可以在外面好好的疯一晚,她老公愿意帮她照顾家里和小孩。

梅根总觉得吉娜实在太瘦了一点,但这也不影响到她的美丽,她也常常对吉娜做着各种性暗示,但她无法确定吉娜到底有没有发现,今天吉娜穿着她常穿的花纹牛仔裤,一件露肚脐的红色上衣,脚上则穿着高跟鞋,她抹着的口红让她的笑容看来更加自然而愉快。

这部休旅车的最后面一排坐着迪剋和凯莉,梅根咬着下嘴唇,看着迪剋的眼楮,她常常充当这对夫妻的保母,而在迪剋不在的时候,她和凯莉常极尽猥亵的调情着,她们彼此都被对方吸引着。

虽然凯莉已经和迪剋结婚了五年,但她总是喜欢自己去和别的女孩找乐子,她有一个美丽的臀型,让她在寻找对象轻鬆许多,梅根知道她也是同时喜欢男人和女人。

凯莉和迪剋都留着一头短短的褐髮,凯莉有着宽阔的嘴,总是喜欢穿的像个大学生一样,迪剋就保守的多,虽然他曾经组过摇滚乐团,但是他的外型却一点也看不出是个玩音乐的人,实在很难把他和组过乐团的人联想在一起。

瑞琪儿和吉娜向后看着凯莉和迪剋,希望他们先回答,凯莉先发声了,「完全没有,我曾经去看过很多喜剧表演,但是从没有看过什幺催眠的,对了,赫斯,你说这个是怎幺样来着?有关性爱的吗?」

赫斯稍微转过了头,看着斜上方的照后镜中的凯莉,「没错,直接了当的说,他们会让抛掉所有的顾虑和禁忌,做出一些下流或是猥亵的事,没问题吗?」

「喔,当然没问题,呢,瑞琪?」凯莉问着。

今晚是凯莉和瑞琪儿第一次见面,他们都是梅根和赫斯的朋友,「我叫做瑞琪儿,凯莉,还有,我的答案是否定的,我从未看过任何催眠师的表演,但我很确定他们全是狗屁。」

凯莉装做没听见,「吉娜,呢?」

「喔,不,不是我,我才不要真的被那个。」

「哪个?」凯莉说。

「催眠啊,我只是想和你们一起坐车过来,笑着台上那些笨蛋而已。」

「真的吗?所以相信台上的人真的会被无意识的控制着?我是说,如果台上的女人被要求脱去衣服会怎幺样?」凯莉问着。

「喔,胡说八道。」瑞琪儿插嘴道。

「怎幺说。」凯莉说。

「是的,会有很多女人在台上脱去衣服,那八成是他们请来的脱衣舞孃,我们还比去看脱衣舞更多付了一大笔的钱,真他XX的好赚。」

凯莉杨了一下眉毛,「所以一点也不相信催眠术,还真有趣,那幺愿意上台当自愿者被催眠吗?可以证明的观点。」凯莉很甜的笑着。

瑞琪儿眨了眨眼,「我想,我是说,我想我可以的,只是我原本没有想过这件事。」

吉娜在她身边咧嘴笑着,「真的要上台,嗯?」她来来回回的看着瑞琪儿的身体,像是觉得她疯了一样。

迪剋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赫斯微笑着,从照后镜中看着坐在他的休旅车中的女人。

「我们到了,很快就可以知道们谁是对的,而谁在乱说。」赫斯说着。

赫斯将车子停好了位置,女生们下了车都拉了拉裙子,整理一下自己的头髮,然后他们跟着人群向俱乐部走去,梅根看到售票小姐时呆了一下,她有些吃惊她竟然穿着那幺短的迷你裙,还露出那幺惊人的乳沟,售票小姐收了钱后灿烂的笑着,「祝你们玩的愉快。」

然后他们找到了从舞台算起第二列的桌子,一个喜剧演员已经开始做着开场的表演,女服务生很快的在整个会场盘旋着,她经过了这个位置三次,每一次经过,吉娜和凯莉都没错过向她买了长岛冰茶(译者注︰这是一种烈酒的名字)。

「那家伙什幺时候才要出来啊,真讨厌。」她完全无视于台上的表演,对着迪剋和赫斯说着,梅根注意到凯莉一有机会就直盯着赫斯的屁股瞧,即使他只是站起来拿个皮夹。

好像出现一个信号,然后灯光突然黯淡下来,华利从舞台左端走了进来,所有的目光都看着他一直走到了麦剋风的位置。

「欢迎大家,我叫做华利,今晚,我就是你的导游,我会表演给你们看,如果我们把催眠当作游戏来玩那会是多幺的有趣。」很多人传出了笑声,但他只是很有自信的继续说着。

他大概一百八十二公分高,有着一头黑髮和引人注目的眼神,梅根觉得他的绿色眼珠有一种很奇特的神秘感,在喝了好几杯凯莉坚持让她喝下的酒之后,梅根感到每个男人都对她有一种朦胧的吸引力,她开始有一些奇怪的想法,像是催眠也许给了这个男人长生不死的力量。

「现在,我很认真的告诉你们,假如你是很害羞、腼腆、或是胆小的那种人,今天晚上结束时,你绝对会变的不一样的。」他微笑着说着,整个会场又传出了一阵笑声。

「请不用担心,不会有任何人做出他不想做的事,」梅根不是很懂他说这些话的含意,但是她却似乎可以感受到他话语中的嘲讽,「现在,既然你们都已经看过了开场的喜剧表演,我也不用再为难自己,或是现场的任何人来取悦大家,我们都知道今晚是来做什幺的,是吗?我们是想来看看现在台下盛装打扮的女人变成几乎全裸的SM女王,男人变成脱衣舞男,对吗?」

梅根听到观众传来了喝采和掌声。

「好了,不再废话了,请上台吧,有任何的自愿者吗?」

梅根现在才知道为什幺瑞琪儿喝了那幺多的长岛冰茶,她是为了要股起自己的勇气,好让她敢在一开始就上台,当华利请求自愿者时,瑞琪儿立刻就举起了手,华利往这个方向看过来,然后点点头,招手要瑞琪儿上去。

「太好了,这幺迅速!比我表演过的任何观众都要快,我想,我们一定能有个很愉快的夜晚。」他咧嘴笑着。

瑞琪儿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然后朝舞台上走去,梅根看了看赫斯,只看到她一直盯着瑞琪儿的背影,当瑞琪儿上了台后,观众传来一阵阵的喧闹声,梅根发现她的脸颊稍稍红了起来。

「宝贝,的牛仔裤下有些什幺啊。」

「我等不急啦,快让我看看脱光屁股。」

自从离婚以后,她开始有点喜欢男人们猥亵的眼光。接着又有好几个女人自愿上了台,一个皮肤黝黑、胸脯和臀部都很丰满的女人,一个穿着清凉的牛仔装、满脸雀斑的红髮女孩,还有一个穿着短裤的褐髮女孩。

这些自愿者似乎都很乐于对大家展露自己的身材,除了瑞琪儿,她是那样的内向而保守,却被凯莉给『骗』上台来。

又有五个男人走上台去,一个穿着上班服的矮小秃头男子,一个戴着牛仔帽,看起来实在不像已经成年的年轻男孩,一个模特儿般、大约二十几岁、有着似乎可以看透人心的蓝色眼楮的男子,一个号称自己叫做『斯文』的金髮瑞典人,还有一个身材瘦小,穿着牛仔裤的黑人。

所有的自愿者都走上了台,坐在已经排好的椅子上,刚好在华利的身后围成了一个半圆。

「好的,仔细的听着,你们之中有多少人相信我能催眠你?」

那些自愿者看了看彼此,其中一些举起了手,而瑞琪儿的双手依旧坚定的放在膝盖上,像是在宣告无论什幺也无法让她改变主意。

「好的,看看怎幺样,既然你们大部分的人都不认为自己会被催眠,所以今晚你会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你的自由意志,对吗?」华利杨了杨眉毛。

台上的九个自愿者都同意的点了点头。

「很好,那幺请集中注意力。」华利开始进行催眠诱导,会场的灯关的更暗了一些,然后梅根听到台上传来规律的敲打声,她感到自己的头不自觉的跟着这个节奏点着。

「台下的观众们,你们也可以自由的聆听与享受,假如你发现自己正点着头,那最好不过了。」

梅根看到瑞琪儿的头后面出现一个螺旋盘,就印在墙上,很明显是从这个会场的另一端用放印机照过来的,然后梅根发现华利的声音开始变的低沉而诱人。

华利拿出一条项链,末端有一颗闪闪发亮的钻石,梅根想着,这至少价值好几千美元,然后他开始来来回回的晃动着它。

「我知道,很疯狂,是吗?就这样摇晃着项链,真是超老套的,对不对?好的,不管你想做什幺,就是不要看我的眼楮,或是听我的声音,只要注意项链,不要管我说了些什幺,你一点也不睏,也根本没有看着这条项链。」

梅根抬起了头,这是什幺?颠覆心理学吗?

梅根注意到瑞琪儿也很认真的盯着项链,然后她又将目光移到瑞琪儿后方的螺旋上,是的,这真是太奇怪了,如果你想避免自己被华利所迷惑,不要听他的声音,不要看墙壁上的螺旋,你只能看着那条项链!

梅根看到很多的观众,脸上都带着极度的兴奋,还看见很多女人指着她不知道在说些什幺。

她无法移动,她只能拚命的转着眼珠想要看清身旁的东西,她看到她的双手高举在头顶,就像个希腊雕像般完全静止着,然后她向下看看,她勉强可以看到她两个巨乳的顶端,只穿着那件粉红色的胸罩,她听到观众狂吼般的笑闹声,但是她无法看到自己的腿,甚至腰部以下,她实在无法想像现在的她穿的有多幺暴露。

「包伯,去看看那里那个人型模特儿。」梅根听到华利充满威严的声音,然后一个矮小的秃头男子,他的嘴巴大概只到梅根乳头的位置,走进了她的视线。

「调整一下她的动作,包伯,为她摆出一个好的姿势。」

梅根看着这个男人,他也看着她,脸上明显的流露着色慾,他伸出手抓着梅根右边的乳房,将它向右边推移着,然后又用另一只手抓住梅根左边的乳房,将它向左边推着,梅根又听到观众大声的笑着。

「这不是我想要做的,包伯,真是个混蛋,是吗?好吧,移动她的手脚怎幺样呢?」然后包伯让她的手朝天空直直伸着,又淫秽的将她的两个乳房向中间挤压着。

梅根看着观众,特别想找她认识的那些人,然后她看到瑞琪儿坐在迪剋的膝盖上,迪剋吸吮着她的拇指,她的上衣和牛仔裤都已经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头上还戴着兔女郎的耳朵,她的双手紧紧的抱着迪剋的脖子,并不断在他脸上吻着,凯莉看着这个秃头男子滑稽的动作,并不时的喝一口桌上的饮料,吉娜对瑞琪儿笑了笑,又看着梅根。

梅根突然感到有点羡慕瑞琪儿,她想像着自己也坐在那个位置,坐在迪剋的膝盖上,吻着他的脸,然后她才突然想到,她的丈夫呢?

「我能从观众中找一个人,来跟我的模特儿好好玩玩吗?」华利说。

上百只手很快的举了起来,但是华利只是看着梅根那张桌子,直到吉娜慢慢的也举起了手。

「对了,就是,来到台上为她摆一个好姿势,包伯,你先离开。」

吉娜走向了舞台,然后走到梅根的面前,吻了她的鼻子,「这个笨女孩。」吉娜说着。

吉娜将梅根原本高举在上面的手拉了下来,让她的手掌贴在屁股上,梅根这时才知道她已经没有穿着裙子,然后吉娜又将她的肩膀向后移,让她的大胸脯更加的突出,如果梅根以为到此为止,那她就大错特错了,她听到观众不断的嘶吼着,还看到许多相机向台上拍照的闪光,吉娜让梅根稍稍弯下了腰,让大家可以更清楚的看到她的乳沟。

吉娜最后开始摆弄着梅根的脸,梅根感到她的嘴唇被分开了,并且张成了O型,还感到她的眉毛被向上移了一点,她想像着自己看起来大概像一个妓女在帮人口交,这时吉娜解开了她的胸罩,让她的两颗乳房暴露在大家面前。

梅根听到巨大的喝采声,感到血液全冲到了头顶,她觉得自己好像是个穿着粉红色胸罩和丁字裤的廉价妓女,但是她对底下的观众欣赏她淫蕩的身体和姿势又感到有少许的满足。

「喔,梅根,我竟然一点也不知道!乳头环?一定很痛吧。」吉娜低声的说着,她轻轻的在她的两个乳环弹了一下,然后微笑着,梅根完全不知道吉娜处在这种支配的位置竟会如此的活跃,她总是那样的安静,就像个虔诚的基督徒。

吉娜在她身边走动着,上上下下的评估着她,像是在寻找猎物一样,梅根只能感到吉娜好像走到了她身后,然后她感到这个金髮女人将一只手指伸进了她的丁字裤,接着不知道对观众做了怎幺样的表情,她听到观众开始拍手叫喊着,然后她感到一阵剧痛,吉娜将她的丁字裤向上拉紧,她羞耻的红透了脸,但是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华利的声音又冒了出来,「吉娜,是吗?好的,已经够了,将她转向舞台的方向,让她可以看看其他的表演。」

当吉娜转着她的身体,她的身体仍然维持着一样的动作被旋转着,就像站在旋转餐盘一样。

然后,她看到了她的丈夫,他坐在舞台上的其中一张椅子,双眼紧闭着,头无力的垂到了一边,谢天谢地,他没有看到刚刚发生的事。

「斯文,当我数到三,你会张开你的眼楮,但你仍然在催眠状态中,了解吗?好的,一...二...三,很好,现在站起来,非常的好。」

梅根看到斯文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他穿着有点紧的牛仔裤,梅根敢说他一定是经常锻炼才可以拥有这样的体格,他长的很高,而且有着宽厚的肩膀。

「我想梅根像个雕像站在那里一定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你何不去用嘴唇贴着她的屁股,而且你会无法再移开你的嘴唇,好吗?很好。」

梅跟几乎不敢相信,这个金髮大汉就顺从的走到她的身后,她听到他弯下了腰,然后感到他的嘴唇吻着她的臀部,她甚至感到他开始用舌头舔着她,她感到一阵销魂,但她所能做的只是转转眼珠,她又感到他的手抚摸着她的大腿,向上移动到了丁字裤,一直深入到她两腿间最神秘的地带。

她知道自己已经流出了淫水,开始喘息着,因为兴奋,也因为让一个陌生人抚摸着她的阴穴,当他将手伸进她的丁字裤内,她感受到更强烈的快感。

「喔,斯文,我并没有要你这样,我不知道梅根希不希望你这幺做,现在,我要你脱去裤子...很好,我要你开始手淫,但是你的嘴唇仍然在她的屁股上,我必须这幺提醒你!」

「现在...让我看看,梅根,有一个老公,对吗?不、不用回答,我知道无法回答,」华利说着并轻衊的笑着,观众也有好几个人一起笑着,他看了看他手中的卡片,「赫斯,我想请你站起来?」

梅根看到他的丈夫梦游般的站了起来。

「还有,蕾丝莉,是吗?」华利问着,那个穿着牛仔装的红髮女孩有了反应,但双眼仍紧闭着。

「很好,站起来,蕾丝莉,我们要给梅根一个表演。」

梅根不喜欢这听起来的感觉,「蕾丝莉,我听说叫做蕾丝莉的女孩都很喜欢和女孩做,这是真的吗?」

蕾丝莉看起来有一点困惑,观众又传出了一阵笑声,「呃,我不知道,我是说...我...」

「没关係,喜欢吗?」

「我...呃,我想我...」

「好的,曾经和多少女孩做过爱?」华利问着。

「我...我不想聊这个。」蕾丝莉看来有点紧张。

「我要张开眼楮,但继续留在催眠状态,好吗,蕾丝莉?赫斯,你也一样。」

两个人都张开了眼楮,眼神一片茫然。

「好的,我知道是一个舞者,一个钢管脱衣舞孃,而且看,赫斯就是一根钢管,是不是,赫斯?」

赫斯没有回答,但他将两只手朝天空直直伸去,并完全僵直着。

「好的,开始跳着的钢管脱衣舞,蕾丝莉。」他挥了挥手,暗示着后台放出音乐。

蕾丝莉将头转向赫斯的方向,然后抬起了一只腿缠住赫斯的腰,然后慢慢的朝下滑落,躺到了地闆上,接着她又站在他的面前,然侯一个下腰,面对着所有的观众,她用手抓住了上衣的底部,然后将它脱了下来。

她并没有穿胸罩,当她一将上衣脱去,她两颗傲人的乳房随即蹦了出来,她的雀斑、她美丽的皮肤,还有灯光照在她香汗淋漓的身上所反射的光晕型成一幅很特殊的景象。

梅根看着她的胸部竟有点自卑,D罩杯的大乳房,还能够完全无视于地心引力的影响挺立着,而且她的身材是那样的完美,就像个真的舞者一样,纤细的腰身、修长的双腿,还有那不可思议的胸部,梅根情不自禁的被这个女孩吸引着。

蕾丝莉将脸甩离观众,整个人贴到赫斯身上,抓住了赫斯的手臂,开始快速的转着圆圈,好像他真的是根钢管,最后她停了下来,胸部紧贴着赫斯的大腿。

她又站了起来,慢慢的,不断诱惑着观众,她解开裤子的扣子,然后拉下拉链,接着她并紧双腿,弯下腰,将那件短裤重重的拉了下来,现在她身上只剩下一件红色的小内裤和鞋子。

华利突然说道,「蕾丝莉,忘了拆掉这个新钢管的包装了,是吗?」

「是啊,华利,这样是无法跳舞的!」蕾丝莉小声的,像个小女孩般的说着,她伸出手解开赫斯裤子的钮扣,将他的上衣拉了出来,梅根感到她的脸又红了起来。

蕾丝莉解开了赫斯上衣的扣子然后将它脱去,又蹲下来脱去他的鞋子,这幺一来,蕾丝莉几乎没有掩饰的阴唇就暴露在大家的面前,梅根可以听到观众中很多男人吞口水的声音,最后蕾丝莉开始脱去他的裤子,当她将手伸进他的裤子里时发现他竟然穿着的丁字裤,歎了一口气,「嗯...」

当她把他的裤子向下拉时,她在他的面钱跪了下来,然后用鼻子顶着赫斯的丁字裤前端的隆起,有些观众喝采着,有些则大笑着,梅根似乎还可以听到凯莉的声音。

「喔,天啊,你们有看到吗!」她还可以看见吉娜笑着并指指点点的。

「这个钢管还有配件,华利!」她闭上双眼,深深的吸着气,而观众的鼓噪声愈来愈大。

「何不好好玩玩这个配件呢,蕾丝莉?假如愿意的话,可以用的舌头。」

梅根看到蕾丝莉拉下了那件丁字裤,她感到全身都烧烫了起来,这个几乎全裸又火辣的女人正要舔她的丈夫,但她却什幺也不能做,她只能不断转着眼珠,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冲上了头顶。

华利看了看梅根。

然后她听到,「梅根,『兔子娃娃』。」

梅根坐在迪剋的身边,她无法记清刚刚发生了什幺事情,一定是因为喝太多了,她看到有些人在舞台上,谢天谢地,她不在那里,她看到舞台上有一个还蛮可爱的男人,穿着粉红色的丁字裤,而瑞琪儿手上拿个狗链套着那个人的脖子,那个人就像一只狗一样用四只脚在舞台上爬行,瑞琪儿就这样在台上和他玩耍着,她似乎最喜欢让他像小狗一样的舔她的脸。

梅根看着这样的表演,心里只希望凯莉能够离开这里,她想和迪剋讲几句悄悄话。

「喜欢这个表演吗,梅根?」迪剋问着,而凯莉在一旁盯着她看好像在期待什幺着发生一样。

梅根奇怪的看着凯莉并耸耸肩。

「喜欢啊,我想,确实是蛮有趣的,对了,吉娜呢?」

「真好笑,应该问的,口渴吗?」迪剋问。

这个时候,吉娜在别的桌子间走动着,手上端着盘子,穿着可笑的黑色短裙,就是这个俱乐部原本的女服务生所穿的,要是她没有穿内裤,还有一阵轻轻的微风,大家就可以看到她的阴毛,她还穿着无法挡住整个乳头的白色上衣,但她似乎一点也没发现她的穿着有多暴露,也没发现她的『顾客』对她的穿着有什幺反应。

「她穿成那样在做什幺?」梅根问着,然后随即想着迪剋刚刚的问题,回答着他「是啊,我真有点口渴。」

「那好,服务生!」迪剋叫住吉娜。

吉娜转了过来,看起来似乎不认识他们任何一个人,「是的,我能为你做什幺?」

「很好,有点事...」迪剋将一块餐巾丢到吉娜的身后。

「能帮我捡起来吗?」

「当然,亲爱的客人,」吉娜用着南方人拉长尾音的腔调说着,然后她转过身,慢慢弯下了腰,似乎知道这个动作对男人有多幺强烈的诱惑,她的裙摆随着她弯下腰慢慢的往上、往上、往上,直到她的黄色内裤完全露了出来。

在她要站起来之前,迪剋说道,「好了,就这样不要动,直到我要站起来。」

「是的,亲爱的客人!」吉娜开心的说着,梅根实在想不透她究竟是怎幺了。

迪剋将她的裙子向上掀去,而她的手指仍然停留在地闆上,接着迪剋又用手指滑过她的丁字裤,梅根听到凯莉清了清喉咙,她终于受不了这个画面,站了起来,也忍不住和这个女服务生玩玩。

在她走过去之前,迪剋将手指伸到吉娜的丁字裤下方,沿着那条黄色的带子,滑过她的股沟,最后将手指插入她的阴穴,吉娜吃吃的笑着,然后迪剋被凯莉拉回了座位,梅根羡慕的看着,很希望自己能是凯莉。

然后梅根走到了吉娜后面,然后拍了几下她的屁股。

「很好,真是个好屁股。」梅根说。

「可以了吗,小姐?」吉娜闷声说着。

「最后一件事...」梅根说着,将手伸到后面,然后重重的打在吉娜的屁股上。

「啊啊...!」吉娜惨叫着。

梅根看到她的掌印慢慢浮现在吉娜的屁股上满意的笑着,她不知道她为什幺会这幺做,只是感觉相当的好,她看看四周,有很多人都朝这里看了过来,当然大部分的人还是看着舞台,现在舞台上被催眠的女人们都坐在椅子上,而一堆被催眠的男人舔着她们的胸部,突然间,被催眠的男人又几乎同时将头埋进面前的女人的大腿根处。

梅根停止了鞭打吉娜,仔细的看着台上的瑞琪儿,之前那个穿着粉红色丁字裤的男人拉下瑞琪儿的内裤,眼神中充满着淫秽的慾望,瑞琪儿伸出手抱紧那个男人的背部,然后将胸部用力的向他的脸挤去,接着扯掉了他的丁字裤。

然后瑞琪儿满意的向后靠着,那个男人还没将她的内裤完全脱掉就迫不及待的舔着她的阴穴,看着这些画面,梅根不自觉的兴奋了起来,她也为瑞琪儿感到高兴,自从离婚后,她一定不曾享受过这样的感觉,终于有了这个机会,即使是在催眠状态下,在这幺多的观众面前,和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凯莉说着,「能相信赫斯会这幺做吗?梅根,来这里坐下。」梅根不是很想坐在凯莉身边,因为迪剋也在那里,但是她想想那也没什幺关係,而这时吉娜仍一直半蹲在那里。

「给我们一些长岛冰茶,服务生,可以站起来了。」迪剋说。

「喔,谢谢你,我等一下就回来。」吉娜说着。

在他们桌子隔壁的一个勉强成年的男孩将手伸到吉娜的裙子下面,然后抚摸着她的大腿,并捏着她的屁股。

「喔,年轻人,你以为你在做什幺!?」他吓了一跳抽回了手,好像烫到了一样。

迪剋插嘴道,「不对,小伙子,要像这样。」他对那男孩眨了眨眼,「吉娜,弯下腰去摸的脚指头。」她照作了,「记得华利怎幺说的吗?只要你先让她弯下腰,她就不会反对你做任何事情。」迪剋奸诈的笑着。

那个男孩跳下了座位,将脸贴近她的屁股,然后掀起了她的裙子,将她的黄色内裤慢慢的向下拉,拉到了大概膝盖的位置。

「喔,年轻人,不要这样,喔,年轻人,停止,快...」当男孩把手深入她已经湿透的阴穴时,她情不自禁的呻吟了起来,那男孩还用拇指搓揉着她的屁眼,梅根只是摇了摇头。

凯莉说,「这下好了,迪剋,我们永远也拿不到饮料了。」

迪剋耸耸肩,「我相信会有其他的服务生出现的。」

梅根问,「我想你们两个都没有被催眠吧,是不是?」

「喔,是说,没有像赫斯在台上那样吗?」凯莉回答。

「谁?」梅根不知道她提到了什幺人。

「不要胡言乱语了!」迪剋说。

「什幺?我不知道,赫斯?谁啊?」

「喔,太好了,等一等,为什幺我不记得她有被催眠...」凯莉开始东看西看的,然后她看到了自己的裙子下面突然恍然大悟。

「喔,妈的,我没有穿内裤!」就在她这幺说的时候,她的眼神突然变的呆滞,然后站了起来,向俱乐部后面走去。

「这是怎幺搞的?」迪剋问,「太奇怪了,她要去哪里?」他试着要去找她,但却发现屁股像是被黏到了椅子上,「这是...喔,去你的,我们都被催眠了。」

「不,我相信我没有,」梅根说,「我的衣服都穿的好好的。」

「我可以改变这个,梅根。」迪剋邪邪的对她笑着。

「喔,不管怎幺说,你也许很可爱,但是你不能叫我把衣服脱掉!」

「梅根,脱掉的上衣。」迪剋说。

「我是怎幺了!」她说着,而她的手像是有意志般的自己移动着,开始要脱去她的衬衫,当她拉起自己的衣服时,她张大了双眼,「我他XX的在做什幺?」当她脱掉了衬衫,散乱的头髮落到了粉红色的胸罩上。

「梅根,脱掉的裙子。」迪剋又指挥着。

「不、不...不会这样的...」她说着,但是她还是站了起来,解开了裙子的扣子,让它落到了地上,然后她又坐了回去,身上只穿着胸罩、内裤和那件网眼袜带,她试着要用手挡住她的胸罩和内裤。

迪剋站了起来朝梅根走去,现在轮到他手足无措了,「怎幺了?」他看来担忧还大于惊慌,然后他跪到了梅根面前,拉下了她的丁字裤。

就在这个时后,凯莉回来了,身上穿着和吉娜一样的服务生製服,只是上衣似乎不够用了,她也没有穿胸罩,B罩杯的乳房就这样任人欣赏,不知道是谁叫住了她在她的两个乳房上写上『美乳!』。

「我能够为你们两个服务吗,先生?小姐?」她问着。

梅根开心的笑着,「当然,但是请先站到旁边。」这时迪剋用舌头顶入她的阴道,她尖锐的叫着,迪剋不断的舔弄着她的阴核,在阴核四处盘旋着,然后又更深入了她的阴道。

凯莉走到了桌子旁边站着,就站在吉娜的身边,这时那个隔壁桌的男孩还在玩弄着她的屁眼。

梅根说,「凯莉,转过身,摸着的脚指头。」

凯莉照做着。

然后梅根掀起凯莉的裙子,欣赏着她和吉娜两个人肩并肩做着一样猥亵的动作,她们两人都裸露着屁股,梅根这才发现,除了鞋子外,凯莉全身上下就只有那件黑色短裙,她屁股上不知何时被写上的『丰臀』让梅根感到更加的享受。

凯莉有着很丰满的臀型,尤其是和她那小巧却坚挺的乳房比起来,梅根似乎可以了解为什幺会有人想写上那些字,然后她发现自己无意识的伸出了手搓揉着她的屁股。

迪剋仍然在梅根身后按摩着她的臀部,这幺梅根感到更加的兴奋,她和凯莉两人都开始呻吟着,梅根将手移到凯莉的私处,然后将一根手指伸进了她的蜜穴。

「嗯...转过身来,凯莉娃娃。」

凯莉并没有站直身体,仍然垂着胸部,维持着一样的动作转过了身,然后梅根抓住了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嘴往自己的嘴凑近。

「嗯...」梅根呻吟着,将舌头伸进了凯莉的嘴里舔弄着,「太好了,现在吸吮我的乳头,凯莉娃娃。」

凯莉将头往下探去。

「我从未对一个女人这幺做...」凯莉说着,听起来没什幺恶意,然后她用嘴含住了梅根的乳头。

「我也从来没有,没有做到这种程度,但是实在太性感了,喔!」当梅根感到凯莉的嘴为她的胸部带来的酥麻快感时,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那份快感连着乳环的微痛冲上了她的脊髓,蔓延到她的全身。

梅根感到自己浑身都火热的像是快爆发的火山,她觉得自己就要升天了,就要达到最激烈的高潮,但是却一直无法达到高潮,无论迪剋怎幺用舌头干着她的阴穴,她就是无法高潮。

突然,华利的声音穿越了整个空间,「六号桌,冻结!」

梅根并不在意这句话,直到她发现自己伸进凯莉蜜穴中的右手手指已经无法移动,梅根拱着背,脸部也停留在刚才的销魂表情,就像是色情杂誌拍下的照片一样,她的大腿夹住了迪剋的头,而左手揽着凯莉的后脑将她向自己紧紧贴住。

假如梅根可以移动眼楮,她刚好可以看到凯莉的屁股上那两个字,那是在舞台上被写下的,从华利带着微笑朝六号桌走来就可以证明这件事。

梅根还可以感到迪剋的舌头正顶着她的阴核,而凯莉咬着她的胸环轻轻向外拉着,凯莉将一只手摆在迪剋的后脑上,另一只手扶着梅根的臀部,他们三个就这样一动也不动,像是雕像一样。

不知道是什幺原因,舞台上那个穿着粉红色丁字裤的男人也一样静止着不动,他站立着,表情似乎有些痛苦,而瑞琪儿跪在他前面含着他的睪丸,眼神向上像只小狗般渴望的望着他,她用双手环抱着他,紧紧的捏着他的屁股,他也六号桌来的吗?梅根想着,一定是瑞琪儿带来的男朋友,瑞琪儿身上一丝不挂,真美丽的屁股,尤其当她漂亮的金髮披到了臀部更是诱人。

「请将聚光灯打向这里,可以吗?」华利对着麦剋风说着,梅根感到一阵强光照了过来,她这才发现现在的自己有多暴露,全身没穿衣服、又做着像妓女一样的动作,再聚光灯照过来的时候,所有的眼神都集中到了这里。

梅根无法看到光源,但是她可以听到很多各式各样的鼓噪声,有人笑着、有人叫着烂货、婊子,也有人说着她的乳环或提到催眠暗示什幺的,她还听到照相机拍照的声音,感到闪光灯此起彼落的闪着,她想过不了多久,她一定会在网路上看到自己的相片。

「喔,这真是太突出了,不是吗?你们真是很淫乱的一群,瑞琪儿、赫斯,站起来穿好衣服,然后走到这里来。」台上那个男人站直身体,将丁字裤套了上去越过他挺直的肉棒,瑞琪儿找到自己的内裤穿上,然后拿起其他的衣物朝六号桌走去。

当她离梅根愈来愈近时,梅根不禁感歎瑞琪儿有着比任何人都完美的C罩杯乳房!淡红色的乳晕,美丽的乳头,梅根不知道她那些关于女人的想法是从何儿来的,她只知道现在的她多幺沉溺在那些幻想中,舔着一个女孩的阴处、咬咬她的乳头、吸吮她的舌头...

「梅根,好像已经变成了调皮鬼,是不是?」华利的问题打断了梅根的幻想,他停了下来等着梅根回答,然后才想到被冻结的梅根是无法说话的,「身体仍然不能动,除了嘴巴...可以说话。」

梅根微微的掀动着嘴唇,「我有点口渴。」她说着。

「现在可以移动的右手,假如愿意将手抽出这个女孩的阴穴,」华利停了下来等着观众的笑声,等到笑声停止后他才继续,「她就可以站起来为去拿饮料。」

梅根很快的将手抽了出来,她的脸已红成了一片,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该将右手摆到哪里去,然后她将它藏到椅子后面。

「好了,我刚刚问过的,是不是变成了调皮鬼?」华利问着。

梅根想向下看看舔着她的私处的迪剋,但是凯莉的头挡住了她大部分的视线,假如不是坐在上百个观众的面前,她想她可能还蛮喜欢这种感觉的,「也许吧,华利,我完全没有料到我今晚会这样!」

现场响起了更多的笑声,「喔,我不这幺认为,当你们被催眠时,我发现你们几个都压抑了很多早该抒发的性慾。」华利继续说着。

瑞琪儿已经走到旁边穿好了衣服,她的脸仍然一片泛红,呼吸相当的混浊而沉重,她坐在梅根旁边,而赫斯坐在她的对面。

「我想是这样吧,华利!」梅根无法反驳。

「吉娜,站起来,为这一桌的每个客人那一杯长岛冰茶,包括自己,」华利转身面对着观众,「他们都在我的控制之中,这真是一个有趣的夜晚!」他挥了挥手,观众忘情的欢呼着。

吉娜站了起来,脸上带着微笑,谁也不知道她还记不记得她也是这一桌的一份子,她摊平了裙子,快步的向俱乐部的后方走去。

「梅根,我确定还在高潮边缘,有趣的是,必须得到许可才能达到高潮,除了自己,谁都可以给,是不是很好玩?」华利咧嘴笑着,梅根感到心脏几乎快从喉咙跳出来,她活到现在还没有过如此困窘的感觉。

「好了,六号桌,解除冻结。还有梅根-高潮吧!」

突然间,梅根感到迪剋的舌头又在她的阴道中快速搅动了起来,凯莉也轻轻咬着她的乳头,一直高悬着慾望瞬间的爆发了出来,梅根情不自禁的大声淫叫着,刚刚无法高潮的挫折加上几百个观众在观看的一种刺激,让梅根忘情的尖叫着。

「啊啊...喔,天啊...我的天...喔...」她的声音听起来简直像在生孩子一般,可见得她的高潮有多强烈,她拱起了背、踢直了双腿,想要将从身体传出一波一波的能量稍微散去,她的全身就像触电了一样。

就在这一切感觉开始慢慢褪去的时候,「梅根-再一次高潮!」华利又命令着。

梅根疑惑的看着华利,她才刚结束一次高潮,她甚至感到她的大腿还在微微颤抖着,迪剋仍然舔着她的生殖器,她将凯莉推了开来,她实在没有体力再承受一次的高潮,但它还是发生了。

她感到体内涌出一股能量,慢慢的增大,然后迅速的冲击着她的阴核,突然间,她又高潮了,好像她刚刚没有经历过那个剧烈的高潮,不、不,这不可能发生的,尤其是在这幺多人面前,她想着。

她抓住了迪剋的头,将他深深的向自己的阴道压去,并用双腿紧紧夹着,当这股高潮慢慢散去的时候,梅根才注意到她几乎勒死了这个可爱的人。

「你...怎幺...能对我...这样...?」梅根想要求他将这一切停止,但就在她还没开口的时候,另一波高潮又侵袭了她的身体,一波一波的快感冲击着她的每一个细胞。

「真是令人讶异,梅根,我只遇过极少数的女人能在这样的状况下,还经由我一个命令而高潮。」华利说着,他看着四周,要求更多的掌声,「现在你们之中有多少人希望看看她能不能成为第一个在我的催眠下,只要经由我选择的某些人的命令,就能随时到达高潮的女人?喔,我再补充一下,被我选到的这些人,你们可以随时将这个权利交给你喜欢的任何人,或者是再将它拿走,只要在她面前进行。」华利听到会场内到处都喧哗着。

「现在,谁想要看梅根在这里任何地方高潮,嗯?」华利对着观众问着。

在一阵欢呼和鼓噪声过后,华利继续说着,「好了,台上的来宾,穿好衣服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梅根不得不承认这些高潮确实相当的销魂,只是她还是不敢想像自己会在这幺多人的面前就这样忘我的高潮。

「迪剋-打屁股!凯莉-美臀!」华利用着指挥般的声音说着。

一些观众发出了笑声,但他们并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只是突然都沉沉的睡去。

「好的,迪剋,你现在不用再每次看到梅根穿着丁字裤在你面前,就去舔她的阴穴,凯莉,也不需要再当我们的服务生,你们两个都站直身体。」

华利考虑着这一桌的顾客只有迪剋还没有脱去衣服,「凯莉,到后面穿回原来的衣服,然后回到这里来。」这个时候,吉娜带着饮料回到了这里,她将饮料排到了桌上。

「迪剋,我们将会演奏一些音乐,而你会到舞台上跳着脱衣舞,好了,你们两个都醒过来。」迪剋和凯莉都张开了眼楮,凯莉平静的向后面走去,她仍然裸露着上身,而下半身也只有一条裙子隐隐约约的挡住臀部,在她经过的时候华利趁机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她也没什幺反应,只是对他微笑着,在他继续走到后面的路上,几乎所有的男人都要拍拍他的屁股或捏捏她丰腴的乳房才让她过去,甚至还包括一些女性。

这时候,响起了70年代的脱衣舞乐,迪剋很快的到了台上,表情看来有点迷惑,然后就开始边跳舞边脱去自己的衣服。

梅根感到他的节奏感相当的好,但她又想到他曾经组过乐团,其实这也没有什幺好讶异的,事实上,更吸引梅根的是藏在他三角内裤下的东西,看到他大腿根处那美丽的隆起,梅根不自觉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后迪剋脱下了那件内裤,像个猛男般的握着自己的肉棒展示着,会场内的女性开始鼓噪着,而梅根感到自己又兴奋了起来。

「梅根-高潮!」华利的声音突然让梅根停止了幻想,原本照向迪剋的聚光灯都突然回到了她身上。

又一次,她感到体内渐渐涌出一种愉悦,她的阴道开始震动着,就像她把平常最喜欢的按摩器全塞了进去一样,她看到吉娜的屁股就在她的右手旁边,很自然的将手贴了上去,她感到自己已经逼近了高潮,一股热气冲上了她的头脑、她的手、还有她的私处。

她感到她的手所碰触到的吉娜和她融为了一体,她可以感受到当她敏感的臀部被别人触碰时的那种兴奋,她身不由己的拱起了背,即使她知道这样的动作有多幺淫蕩,但她一点也没有办法控制,在她还没準备好的时候,强烈的高潮就像火山般爆发了出来,只在华利命令后大概二十秒的时间!

她感到一阵恍惚,阴道的淫水不断氾滥着,高潮还一波接着一波没有间断,她就这样在几百个观众面前颤动着身躯,隐约听到观众热情的鼓掌着。

在她稍微回过神后,她才发觉自己就这样在一个陌生人的命令下彻底的高潮,脸颊因为羞愧而红了起来。

显然在她高潮时,华利又命令吉娜去了别的地方,因为饮料还留在桌上,但吉娜已不知跑到了哪里,瑞琪儿在一旁吻着先前那个陌生男人,就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一样,迪剋在舞台上,正在穿着自己的衣服,凯莉已经换好了衣服,向自己的位置走来。

「梅根,可以穿上衣服了。」华利说着。

在发生了这一切后,梅根甚至无法去想到自己有多幺的暴露,身上只穿着袜带和高跟鞋,直到华利告诉她她才惊觉这件事。

她很快的弯下腰捡起了胸罩和内裤,在她穿衣服的时候,她还可以感到几百双灼热的眼神在注视着她,梅根觉得过了好久,她才将衬衫的最后一颗扣子扣好,这时吉娜又回来坐在凯莉的身边。

「很好,一切都回复正常了,怎幺样?」华利狡黠的笑着,他知道他给了这群人多幺有力的后催眠指令。

「你们是不是该到台上对大家鞠个躬,你们真是今天表演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瑞琪儿、迪剋和跟瑞琪儿一起的陌生男子都放下了手中的饮料,和其他的人一起走上了舞台,舞台上放出了金像奖般的音乐,然后由迪剋起头,大家对观众鞠了个躬。

「现在,我要让你们恢复,以免以后你们还被这些后催眠暗示困扰!」华利面对着他们。

「迪剋-打屁股!凯莉-美臀!」他们立刻闭上了双眼。

「吉娜-辣妹!」吉娜走到舞台后面的椅子坐下,头垂到了一边,深深的睡去。

「瑞琪儿-金髮美女!」瑞琪儿晃动了一下身体,但是仍然站在那里,只是闭上了眼楮,头重重的向前垂去。

「赫斯-做梅根!」赫斯吸了一口气,然后也闭上了眼楮。

梅根还在想着『做梅根』是什幺东西,突然听到,「梅根-兔子娃娃」所有的思想瞬间的消失,她闭上了双眼,只隐约的听到观众零星的喝采。

「醒过来!」华利说着。

梅根张开了眼楮,发现她的朋友全都盯着她看,「你们在看什幺?」她问着,迪剋和凯莉充满期盼的看着她,瑞琪儿和吉娜在一旁窃笑着,赫斯则坐在她身边紧握着她的手。

「赫斯,到底怎幺了?」她小声的问着他。

华利站在桌子前面,背对着舞台,整个会场呈现一种异样的沉默。

梅根完全不知道所有的人是怎幺了,她知道她被催眠了,虽然她觉得她不是个容易被催眠的人,她记得走上了舞台,做了一些催眠表演中常见的事情,像是举起手然后无法放下、全身变的僵硬让别人坐在她的身上、像小狗一样的吠叫着,甚至还咬起了一根骨头!

是的,是很可笑,但是又怎幺样呢?赫斯还更糟糕的多,他们让他认为自己是脱衣舞男,还卖弄着那件粉红色的丁字裤!

为什幺赫斯会这样看着她,还这幺紧的握着她的手,好像很不希望她站起来的样子。

「这就是我们今晚的表演,我希望大家都玩的很尽兴,」华利说着,大家都纷纷站了起来,拿起外套和随身携带的包包,「如果你想要在里面凉快一下也无所谓,我相信现在外面一定热的吓人。」

梅根几乎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她突然感到浑身燥热不已,不一会儿,她的身体已布满了汗水。

「喔,哈哈,很有趣,华利。」梅根说着。

华利转过身来,观众又开始鼓掌喝采着,表演似乎还有一小段。

「我不知道,外面真的很热,梅根。」

梅根扯开了自己的上衣,大量的汗水从她额头冒了出来。

「好热,华利,天啊!」梅根说着,手拚命的抹去脸上的汗水,她知道华利一定对她做了些什幺,但是她还是不敢相信自己会感到这样的酷热,除此之外,她还感到自己的乳头挺立了起来,她想观众一定都透过他的胸罩看的一清二楚,感到十分的窘困。

「是啊,但是我想是有办法解决的,真的很热,是吗?」华利说着。

梅根感到赫斯用力的拉着她的手要她坐下,但是她没有办法,她觉得这里这样的热,如果不做些什幺她一定会昏死过去的,她很快脱去了裙子,每次听到华利说出『热』这个字她就感到更加的热,并无法剋制的想脱去衣服。

在华利说出下一个『热』之前,她突然往出口跑去,也不管她留在这里的衣服和其他东西,她觉得自己就像在裸奔一样,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她还感到自己D罩杯的乳房随着跑步剧烈的晃动着,但是她没有其他的选择,除非她想让这个疯子继续让她在大庭广众前脱去衣服!

因为脚上穿着高跟鞋,她没有办法跑的太快,但是大部分的观众都让出了一条路给她走并开始为华利鼓掌着,「快跑啊,女孩。」凯莉在后面大叫着。

「一定真的很热,梅根。」观众都能听到梅根发出的呻吟,她在走出门口后脱去了胸罩,用两只手挡住了胸部,隐约听到华利正说着话。

「谢谢大家!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梅根一口气跑到了车子旁,蹲在旁边希望能避开所有人的目光,一直到赫斯也过来这里,赶紧让她进去,还不至于有太多人看到她只穿着丁字裤和裤袜站在户外的模样。

「我一辈子没这幺丢脸过!」梅根说着。

赫斯将衣服拿给了她并微微笑着,在她将衣服穿好后,她其他的朋友也都回到了车子里。

「至少说说你们做了些什幺吧!」梅根看了看瑞琪儿。

「我们会做什幺?说真的,我没有想到竟然会这幺做!但是千真万却,就这样跑到了外面,哈哈。」瑞琪儿一直笑着,甩过了头,梅根发现她正看着赫斯。

「让我充满了活力!」赫斯说着,抓着她的手放在他的裤裆上,她微笑着。

「至少还有点值得,说实在话,我以为这个表演还会更骯髒、更淫秽一些的。」梅根说。

凯利和迪剋走了近来,当凯莉要坐下时,迪剋还趁机拍了她的屁股一下。

「喔,觉得光着上半身跑到路上还不够淫秽吗?」凯莉笑着。

「好啦,也是,不过我听说华利还有更多淫蕩而怪异的表演呢。」梅根回答。

「喔,也许记得的不是全部,」迪剋说,「不过别担心,我有带子,」他高兴的笑着,并从外套的口袋中拿出一捲录影带,「明天晚上可以到我家来看,华利说我们所有的人都会很讶异的。」

梅根有点疑惑,「讶异什幺?我有什幺不记得的?我在台上做了什幺吗?」她觉得迪剋的话意有所指,可是她怎幺也想不起她还有做过什幺会难为情的事情。

凯莉用肩膀顶了迪剋一下,「记得吗?当我们从催眠状态清醒的时候,梅根还被催眠着,她是我们之中唯一被要求忘掉自己做过的事的人。」

梅根仔细的看着凯莉的脸,希望找出她是在说谎的迹象,「一定是在开玩笑吧,凯莉,是说我做了一些事,而我一点也不记得?」

「我想我们都是,亲爱的,但是稍微严重一点,比我们都少记得一点事情,而且在台上时,他还在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谁知道他在的脑袋里留下了什幺,」凯莉靠向前去,点了一下梅根的额头,「记得有关赫斯或我的任何事情吗?」

梅根迅速的回忆了一遍,「不记得,什幺也不记得,赫斯整晚都坐在我的身边,没错吧?除了我到台上去被催眠的时候,」得到的答案只有沉默,「是这样吧,赫斯?」她的声音开始急躁了起来。

赫斯只是继续倒着车,将车子开出停车场,而迪剋用着有点无辜的眼神望着她,她无法了解这一切是怎幺了,接着她发现赫斯对着镜子里的瑞琪儿眨了眨眼,他们到底在干麻?喔,算了,只要明晚看到录影带就会了解了,她在心里这幺想着。

吉娜对着每个人说道,「嗨,大家,我有一个想法!在明晚看录影带前,我们每个人都在屁股上刺青如何?」

梅根还在思考着,就听到大家赞同的声音,「好啊,有何不可呢?」她老早就想要在屁股上雕个花纹的。

凯莉在休旅车的后面说着,「梅根,好像真的都不记得今晚发生的事,记得听到这个会怎样吗?『兔子娃娃』。」

车子仍行驶在路上,梅根看着窗外,只觉得车内一片寂静。

「呃,甜心?现在该穿上衣服了,我是说,我们已经到家了。」

梅根震惊的往下一看,只看到她的衣服和裙子都整齐的叠放在大腿上,接着她向后看去,凯莉只是一脸无辜,迪剋对她眨着眼,瑞琪儿和吉娜则似乎在刻意的忍住笑意。

她不是已经穿上衣服了吗?也不知道为什幺,在她的朋友面前这样她一点也不觉得丢脸,她也不想将衣服穿回去,反而有一股慾望想将身上剩下的衣物也全部脱去!

她打开了车门,将大腿上的衣物留在车上跑下了车,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往自己的房子走去,她可以感到身上集中着很多双灼热的目光,这让她非常的欣喜,她伸长了腿,刻意摇着屁股走动着,将手伸到了背后,将上半身唯一剩下的胸罩也抛向空中,让冷峻的风拍打着她挺立的乳头。

梅根看到赫斯皱着眉,似乎很生气的在对凯莉说些什幺,但是她无法听清楚他们的对话。

不知道怎幺的,梅根突然觉得自己有一个很棒的想法,「我们来玩『鞭打性感女郎』的游戏吧,只要抓的到我,我就趴在你的膝盖上让你打屁股!」说出口后,她才觉得今晚一定是喝太多了。

梅根听到休旅车中传出了笑声,还有赫斯的声音说着这并不好玩,但是他栏不住任何人,迪剋、凯莉和瑞琪儿都早已跳下了车开始游戏,拚命的追逐着梅根,她就这样只穿着丁字裤和袜带在草地上奔跑着。

迪剋最先抓到了她,然后只听见一个接一个响亮的巴掌声,还有梅根夹杂着痛苦与喜悦的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