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科学幻想>风月说书-狐魅

风月说书-狐魅
要说天地间之万物,惟狐狸最灵,善于幻术变化,因此,又名为「狐魅」.而狐以北方最多,宋朝时甚至有「无狐魅不成村」之说。

而狐性又极奸滑淫蕩,其所看上垂涎、企图指染之人,无不被其所迷惑,故又有个名称叫做「狐媚」,文人乃以其比成人世间之淫妇蕩女。唐朝时,武则天媚术夺取帝位,乃有「狐媚偏能惑主」之檄。

狐狸精虽然是会迷惑人心的妖物,这其间也原有好歹、善恶。有些可以为爱捨身,例如任氏以身殉郑蓥,死守贞节之事;至于知恩图报,成就恩人的功名,度脱人灾厄,撮合有缘人夫妇,这样的故事也往往有之。因此,莫要认为妖精只会打架,不怀好意、没有善心;欠只欠有缘无缘,只要有缘,便遇得着好运,甚至是桃花运。

且说明朝天顺甲申年间,浙江有一个客商姓蒋,专一在湖南、广东、江西地方做生意。那蒋生年纪二十多岁,天生一副江南才子模样,生得是仪容俊美,眉目动人,一起做生意的同伴,道是他这俊秀模样可以选得过驸马,因此给他起个混名外号,叫做蒋驸马。

而他自家也以容貌风情自负,对于世间女子也不轻易看得上眼。道是必定要遇到一位人间绝色,方可与她做成一对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佳偶。然而,在江湖上走了几年,也不曾撞见一个令他心中满意的女子。

他也曾同朋友贩些闺中用品,在人家行院走动几番,好看看大户人家面容整齐的妇人,然而这般走动,不过是消遣消遣而已。而且总是他看别家少妇小姐的少,倒还那些老少妇人,再加上小姐丫鬟看这蒋驸马的多,公道的说起来,则是他失便宜与那一干妇人女子了。

一日置货到汉阳马口这个地方,在一个叫马月溪店的客店住下,而这马月溪是本处马少卿家里的人,领着主人本钱,开着这个歇客商的大店。店中尽有幽房邃阁,可以容置上等好客,所以远方来的斯文人,多来投住在这个店中。

从店门口走过去,过了几家门面就是马少卿的家里。马少卿有一位小姐,小名叫云容,取那李白《清平调》中「云想衣裳花想容」之句,果然纤姣非常、世所罕有。

马少卿家中有座绣楼,从小窗望出,正好可以看得到客店前。马小姐闲暇之际,时常登楼看望散心。一日她正在临窗之际,恰恰好被店里蒋生看见了。

蒋生远望去,极其美丽,身材苗条娉婷,上衣淡青色衫子,下着湘妃丝裙,玲珑有致,生平目中所未睹。一步步走近前去细玩,走得近了,看得较真,云鬓低垂、面似桃花、双目清秀,画眉淡扫、粉颈轻匀,见她没一处生得不妙。

蒋生不觉魂飞天外,魄散九霄。心里妄想道:「如此美人,得以知心的相叙一宵,也不枉我这风流的面庞!然而这咫尺天涯,却要如何才能够得愿?」一面想,一面只管仰面癡看。

马小姐在楼上也注意到有人在看她,先是一羞的把半张脸蛋儿遮藏住,但是再细看那楼下的蒋生,是位俊俏后生,好像也捨不得就躲避开来一般,两人就这幺一来、一回的看来看去。

如此一来,蒋生越道是楼上美人对自己有所留盼,于是就在那里踱来踱去,故意卖弄出许多飘逸身份,想要藉此惹她动火。好一会之后,那小姐下楼去了,蒋生方才走回店中。回到房中关上房门,心中默默暗说:「只可惜不曾学习丹青绘画,若是晓得如何画,描也要描她一个出来,好天天拿出来观赏。」

次日便问着店家,这才晓得那位美人儿是主人之掌上明珠,至今还未曾许配给人家。蒋生心中暗暗思量道:「这马少卿是个仕宦人家,而我则是个商贾,又是外乡人,她虽是未曾许下丈夫,然而门不当、户不对,看起来也不是我能癡心妄想的。若是只论我俩这一双俊美的面庞,却该做出天上的一对、地下的一双,这才不会亏了人。然而要怎样生得氤氲大使,牵上一条红线,做一个主才好?」

这蒋生数年来自负容貌俊俏,平常妇人都看不上眼,因此本就不易动情,然而越是不易动情的人,一旦动了情之后,则是怎样都按捺不住的。蒋生自此对于那马小姐是行着思、坐着想,再也放不下心怀。

蒋生的买卖做的是丝绸绫绢、女人生活杂货之类,于是他便向店家要了一个小的,拿了货物箱笼,引到马家宅里去卖,指望藉此撞着小姐,得以饱看一回。

果然,过去卖了两次,马家的家眷们你要买长、我要买短,有的乾脆自己打开箱笼,自己翻看里面的东西,看中意时则当面讲价。

果然,那马小姐虽然不十分的出头露面,但也混在人丛之中,遮遮掩掩的看东看西。有时那一双秀目也瞟着蒋生,来个四目相视。

近看那马小姐时,对比于其他妇人更是突出,她那肌肤展现粉嫩清新之自然美色,现出那纯净美感,柔和的粉嫩肌肤,透出些微晶莹,淡淡晕红的双颊,呈现年轻活力与朝气,双眸闪耀光泽,丰莹的娇唇水水润润的,一头青丝,乌溜溜的绽放出健康自然的光泽,再看到足下那凌波三寸,则更是可爱,在在都让蒋生看得入迷,卖货时已不知如何讲价,平白让马府家眷沾了不少便宜。

货卖完了,蒋生回到住处,越加心神不定、长吁短歎,恨不能够身生双翅,飞到小姐的闺阁中做作一处。

这天夜里,蒋生关了房门,正待独自去睡,迷迷濛濛中,突然觉得怀中满满的抱着一个温温暖暖、柔滑细腻的妙物,蒋生一惊,急忙张开双眼,在昏黄的油灯之中,露出一张正在娇笑羞红的脸,这不是朝思暮想的马小姐是谁?!如今她就躺在自己的怀里,在耳边喃喃低语,这几日看到他时心生爱慕,只觉得两人心有灵犀一点通,愿意委身,同效于飞、共赴巫山。

蒋生心中一喜,立刻倾倒出心中所有的讚美与感激之情。接着,好好的、仔仔细细端详欣赏床榻上的小姐一番,这才发现她真长得体态丰满、玲珑凹凸,特别是那嫣然一笑,妖娇百媚更是自然而生,令人怜爱。而她身上的穿着……都上了蒋生的床了,当然是光溜溜、赤条条的,什幺东西也没有啦。

蒋生看得情慾勃发,难以抑制,这才想到要脱去自己的衣物,但是……咦?

那还有衣服可脱,身子早就光溜溜的了,但是,什幺时候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就脱光了呢?难道是小姐上床钻入自己怀里前,就先为自己宽衣解带了?这个时候他那还会计较这个问题,还是先上再说!

蒋生审视着她白嫩如雪的肌肤,乳房丰满而饱胀,小腹平滑柔顺,一涡可爱的玉脐下,下方则是浓浓密密的柔毛,然后又消失在雪白丰腴的双腿间,形成一个黑白对比强烈、乌黑浓密的春草,使得她全身散发出一种蜜桃成熟少女的独特气质,而她的眉目之间所流露出的娇媚情态,将急欲满足男女情事的心情显露无遗。

此时,屋里顿时充满欢乐,彷彿春天一般温暖,枕席之间,极尽欢情。蒋生让小姐躺在床上,然后把脸靠上她那柔软的小腹,轻轻的抚弄摩挲着,感受那细緻之感觉,令小姐忍不住发出一丝满足之细吟。

接着,轻轻将小姐的双腿掰开,让她那娇嫩的阴户曝露在眼前,在两腿根部露出一对粉红色的小唇片,随着两片阴唇开合之间,蜜穴内的春光也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的眼前,轻轻触碰之后,其间开始缓缓流着淫津爱液,并隐隐透露出幽香阵阵。

蒋生的脸儿情不自禁的靠了上去,当他的嘴唇微触到那浓密的草丛上时,小姐像禁受不住搔痒般的抖动起来,双手不停的抚摸着蒋生的后脑。

蒋生伸手轻轻地拨弄着小唇片上方那颗肉蒂,舌头在花唇上轻轻舔舐起来,小姐再一次忍不住地呻吟出声。蒋生的舌头在那神秘的桃源仙洞上忙活着,在这激情时分,那胯下的方寸之间,已成为最为美味、最为神奇的妙处,于是便忘情地舔着小姐的嫩穴,将舌头伸进蜜洞口一阵搅弄。

「嗯……好美!」小姐半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在抖动着,她的背部弓了起来,发出阵阵嗯嗯哼哼的淫哼,还将腰臀缓缓扭动着,配合蒋生舌尖在蜜穴里伸缩搅动。

她全身无力的达到忘我之境界,只觉得这种又痒又爽感觉由微到轻、由轻到重,很快全身都痉挛起来,玉臀扭动得更厉害了,身子一挺一挺的,双手用力紧握自己的双乳揉搓,头更是左、右摆动,而阴户上两片肉唇更是不自主的微颤、张合。

蒋生在小姐胯下做足工夫后,唇舌向上移动,埋首在小姐的胸脯上面,嘴唇含着上面的乳珠;双手仍紧贴着小姐的粉嫩大腿及俏臀上游移着。

「啊!……呀……」当蒋生的舌儿轻轻在乳尖扫过,小姐挺着上身,将雪白柔嫩的双峰迎了过来。

接着,蒋生的头离开小姐的胸口,继续向上滑,直到四唇相接,而下身阳具上硬挺的龟头,也正好抵上了此时鲜红如花、动情而娇嫩的蜜穴口,只让龟头进入,轻轻地磨擦着阴唇。

蒋生又将舌尖侵入小姐的芳唇,在她檀口中扫弄,暗示着下身的玉茎也将攻陷玉门关,要如此这般的在花房中搞来搞去。小姐似乎很饥渴的腰肢摆动,预备接受着他的冲击。

于是,小姐的身子扭动得更厉害,受不了似的说:「啊,郎君进来……」她急促地喘着气,要他深深进入。

蒋生被她这种既娇羞、又情急的意态逗得心痒痒的,腰桿一挺,阳具立刻向下插,而她也用丰臀往上一顶,粗大的阳具就滑入了美妙的蜜穴中。

「啊,好美!」她在娇呼声中,露出了大旱逄甘霖的止渴表情。

她更把光滑迷人的玉腿,摆到蒋生的臂弯来。她真是等不及了,不待蒋生抽动,腰就自己先动了起来。蒋生开始抄起她的三寸金莲,用力抽插。小姐摆动柳腰,主动迎合着他的顶弄。

蒋生对她的抽送慢慢的由缓而急,由轻而重的百般搓揉。有时抽提到只剩龟头在穴内,然后重重的顶到底。随着那一深入,她的玉手总节奏性得紧紧掐着他那有力的双臂,并配合节奏的发出闷哼,同时,随着那一深入,厚重的阴囊敲击着她的会阴,而她那阴道的紧紧收缩,总夹得他是一阵酥麻。

她口中不住咿咿唔唔,不再压抑的浪哼着,星眸微闭,逐渐发出急促的呼吸声。皱折的阴壁在敏锐的阳具上搓揉着,一阵阵的酥麻,由龟头经由背脊、传到全身,使蒋生不禁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

小姐那纤柔的柳腰,像水蛇般摇摆不停,努力逢迎着蒋生年轻有力的插弄,两人合组着青春活力的渲洩爆发。而蒋生则在她那如同熟透了的蜜桃间下推进、上抽出,左磨擦、右揉弄,挤弄出大量的蜜汁,发出抑扬顿挫,不绝于耳的「噗唧!噗唧!」的美妙淫声。

低头望着两人的交合处,年轻暴怒的阳具上布满着青筋,硬挤插入她那娇小的阴户,只见她那嫩红的蚌唇随着抽送之间而被拖进、拖出,茎身更带出晶莹淫津,这实在是太美了,太爽了,蒋生想要发表一下感想:「……啊!」只是那感觉太过神奇美妙了,身为商人,欠缺合适的文藻,无法以合适语言表达,只能以一声满意之歎息做为总结。

蒋生微微俯身向前,将阳具努力推向她的花心,并顺道在根部磨擦她那勃起的花蒂。双重的刺激,使她不自主地后仰,泛着红潮的脸颊、半咬的朱唇、闷声的叫床声,使她看起来更为美丽。

蒋生心神不由一蕩,上挺的速度加快,一阵阵酥麻更是由阳具传导至全身;而小姐则被弄得喘声急促,口儿大张的「啊……啊……」出声。

这时,只见她上身弓起,紧闭双眼,头部左、右晃动着,那柔顺长髮散了开来,在空中飞舞!一双玉手搓揉自己的双乳,一双玉腿忍不住摇摆着,一张嘴儿更是娇喘吁吁、哼声不绝。

小姐已将丢身,下身加速地前、后挺动,快感让她身体扭曲着,「妾……妾要!」她的声音开始变得像哭叫,不过那不是不爽快,而是爽快得过头了。

蒋生于是做了最后一轮重击,在小姐体内的阳具感觉到蜜穴的收缩,只觉得茎身被一伸、一张的蜜穴揉转着,龟头则被子宫口一阵吸吮着,小姐香汗淋漓的娇躯瘫软了下来。

看到心目中的女神在自己阳具的诚心诚意奉献下满意了,蒋生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得意,小腹一阵酸麻之下,「啊……!」的一声爽叫,一股强劲的阳精激射而出,全数喷发在底裤之中……底裤?……没错,就是底裤!

爆浆后,阳精将整条底裤浸湿了,蒋生猛的一个惊起,发觉卧房内只有自己一人,怀里抱着被窝,而自已的胯下如同浸在一壶温水之中,一脸癡呆的左顾右盼……马小姐呢?马小姐去那儿了?

那马小姐还在自己的闺房中安寝呢,这里那还有什幺马小姐,来来去去只不过是一场春梦罢了,正有道是:

「俏冤家蓦然来,怀中搂抱。罗帐里,交着股,耍下千遭。

裙带头滋味十分妙,你贪我又爱,临住再加饶。

吓!梦儿里相逢,梦儿里就去了。」

蒋生稍微清醒之后,发觉只是做梦,一阵失落之下又倒在枕上,心下歎息不已。

然而这番镜花水月的幻梦,却惊动了此间的山精水怪。此时,一轮满月照着纱窗,只见到窗外一对带着精光的眼神,盯着房内的蒋生看了好一会儿,一阵低语:「好个俊俏的男子,可惜这一回的元阳失给了梦魇神女,且待我明夜再来取他。」

说完,带着一对尖耳的黑影一闪而逝。

蒋生对于马小姐可说是眠思梦想,日夜不置。真所谓:「思之思之,又从而思之;思之不得,鬼神将通之。」他那旺盛的情慾思念,不仅是做做春梦而已,果然引动了灵异。

一日晚间,蒋生关了房门,正待独自去睡,万物俱寂之中,只听得房门外有轻微的行步之声接近,接着有人轻轻将房门弹响。所幸蒋生尚未熄灯,于是急忙挑明了灯,开门查看,这时,只见一个女子闪将入来,同时将门掩上。

蒋生定睛仔细一认,可不正是那日间见了三次、夜间早已深交的马家小姐!

蒋生吃了一惊,自言自语道:「难道又做起梦来了?」心里这幺一想,自己尚未入眠,应不是梦。灯儿明亮,见她衣有缝、身有影,俏生生的站在面前。与美貌如花的小姐面面相对,蒋生心理七上八下的疑假疑真、惶惑不定。

在灯下细看这马小姐,只见她一双美眸似一潭晶莹泉水,清彻透明,楚楚动人;线条柔美鹅蛋形的俏脸,瑶鼻挺直,配上鲜红柔嫩的樱红芳唇,显得温婉娇媚;绝色芳容在柔和的灯光摇曳映衬下,显得晶莹剔透,粉雕玉琢,人比花娇,宛若一位从天而降的瑶池仙子,偶然嫡落人间,不染一丝凡尘。

蒋生定睛看着,居然起了惴惴然敬畏之心,连话都说不出口了。

小姐看出蒋生心有不安的意思,于是便先轻启芳唇,开口说道:「郎君且不必疑怪,妾乃马家云容也。这些日承蒙郎君顾盼再三,妾也关心多时了。今夜乘着家人不注意之空隙,用计偷偷溜出重门,不自嫌蒲柳之资,愿陪伴郎君客中寂寞无聊,以共渡良宵,望郎君切勿笑我自作多情,妾就十分感激了。」

蒋生听了之后,真个是如饑得食,如渴得浆,宛如刘阮入天台,下界凡夫得遇天上仙子,真是个快乐兼侥倖,难以言喻。也不再多问,连忙关好了门,与那小姐挽手共入鸳帷,急讲那于飞之乐。

马小姐坐在床沿后,便将身上的单衣脱去,此刻的她仅着一件桃红亵衣,纤手儿往头顶髻儿一解,如云秀髮便垂挂于双肩;肌肤雪白几近透明,全身曲线婀娜美妙,胴体凹凸分明玲珑有致,玉乳高耸在亵衣内若隐若现,修长双腿雪白柔滑,圆润优美,细腰纤纤仅堪盈盈一握,望之令蒋生更加心颤神移。

蒋生双眼直勾勾地望着端坐床沿、微露玉体的娇娇女,花靥羞红、秀眸半闭斜睨着俏郎君,高耸酥胸一起、一伏,十分诱人,而他此际却感到口乾舌燥,熊熊的慾火从心底燃烧了起来。

蒋生面对这娇花嫩蕊般的绝色美女,早已是满腔慾火,然而却又被她那富家千金所带之高贵气质所震撼,站起床边,他虽是目光灼灼,然而伸出那颤抖的双手,却迟迟不敢落在她的身上。

这马云容心中早已有着献身之準备,却看到个儿郎站在那里,一副欲行又止的彷徨模样,知道蒋生需要些暗示,于是仰起娇容,瑶鼻轻轻的「嗯」了一声,蒋生被这一声弄得整个身子都要酥了,但也开始有了动作。

他伸手缓缓去解小姐身上仅有的那件令人充满遐思、勾勒出曼妙曲线的桃红色亵衣,现出了其中的无限风光。马小姐佯装娇羞地说道:「嗯,好……好羞人啊!」

嘿!这时候才想到羞人哪?!若是真要怕羞就不会来了!!!

于是她那贴身亵衣缓缓褪下了,先露出一截雪白圆润的粉肩,接着,又见到那玉乳高耸、在胸前起伏不定,娇柔无力的轻嗯中,蒋生如孩童得到了新玩具一般,炽热的双手轻抚在那雪白娇滑、纤细如脂的乳峰及玉腰上,触手处感到雪肌玉肤,真是个娇美如丝、柔滑似绸。

玉体被男人肆意抚摩着,美艳不可方物的马云容已是双颊羞红,她对蒋生之俊美早已芳心暗寄,此时情思蕩漾,难以自抑,心头更如小鹿乱撞,暗暗想到:

「不知这俊俏郎君在床上手段如何?可真令人期待呵。」

她那娇嫩的冰肌玉肤被那双热手触及,立即不由自主地一阵颤抖,绝色娇容因情慾满怀而胀得通红,更显得娇美无限。在马云容刻意发出的阵阵淫哼呻吟声中,蒋生又怜又爱的移动着双手,感受她随之而来的阵阵抖动,心中满是春风得意、喜气洋洋。

数日前,他第一眼见到这美人儿之时,便感受到她出身显贵人家,想必是自小娇惯、人人奉承,只怕难以接近,虽然彼此对看之时,似乎又是郎有情、妹有意的眉目传情、心有所属,因此忍不住在这俏佳人面前,尽力展露出自己的风流飘洒之体态。然而始感到两人门第相异,总觉得是癡心妄想,如今自己不必使用追求手段,马小姐居然在夜半潜来幽会,着实令他喜出忘外。

蒋生也在床沿坐了下来,双手不住在马云容身上游动,她似觉一条顽皮的虫虫在自己娇嫩的肌肤上游动,所过之处都留下了一阵阵麻痒软酥,娇躯震颤的更是厉害。当蒋生渐渐来到高耸娇挺的敏感酥胸处时,她更是觉得难过,喃喃道:

「郎……郎君……,你……」

蒋生不去理会,逕自握住了那娇挺丰满的玉乳,雪白晶莹,娇嫩柔软,揉捏着雪白双峰,一边感受着丰乳的翘挺高耸,以及在双手掌下的急促起伏,不停变化的形状。这一对好奶,比起梦中所见还要丰腴而熟透,全然不似一个未出阁的小姐所能够拥有。

一手握住乳房,轻轻抚摸起来,留下乳峰顶端那两粒艳红柔嫩的蓓蕾用嘴含住,热情地舔吮咬吸起来,舌尖上下、左右的顶动着艳红乳珠;另一手却摸索向下,越过了小腹香脐,往那双腿之间暗自行动起来。

马云容美眸迷濛,娇艳秀美的桃腮羞红如火,娇美胴体觉得阵阵妙不可言的酸软袭来,整个人无力地软瘫下来,倒在蒋生身上,娇俏瑶鼻发出一声短促而羞涩的「唔」声歎息,似乎更加受不了那如樱桃般嫣红可爱的乳头,在蒋生挑弄下感受到的阵阵酥麻轻颤。

猛然的,马小姐雪白双臂环住了蒋生的颈子,让两对唇儿紧紧相贴。他感觉到她张开了双唇,湿润柔软的舌尖火热地吞吐探索着。四唇、两舌在两人彼此的口中,激动的追逐、缠绵、缱绻。

在她情慾高涨之际,身上散发出撩人的狐媚香气飘入鼻中,特别是来自她的腋下及胯间,令蒋生如同沉醉一般,像是无法承受住这份得美人相知、完全奉献的感激之情;另一方面在他的胯下,则是无比的挣扎,那条想要择肥而噬、肿胀无比的阳具,一直想要挺身而出。

蒋生搂吻着怀中女子,一手转移目标,往下抚摸着她修长玉腿,同时,渐渐移向幽黑一片的大腿根部,摸索挑逗起来,手指顺着柔软无比的微隆阴户,不时在柔柔的幽幽芳草上轻梳揉抚,逐渐侵袭到了娇软滑嫩的玉沟内里。

她禁不住一波又一波的肉慾狂潮涌上芳心,呻吟转为更大声,雪白肉体扭曲着,美丽眩目的翘耸雪臀,随着他的巧手在下体中的轻轻抽动,而微妙地起伏挺动,芳草如茵的桃红玉沟边,丝丝晶莹带着狐香的蜜液渗了出来。

在蒋生快意的挑弄下,原本满是春意的少女芳心,被那销魂蚀骨的肉慾快感逐渐淹没,娇美的脸蛋儿胀得通红火热,秀眸紧闭,瑶鼻嘤嘤娇哼着,显得千娇百媚,勾人魂魄。

蒋生知道火候已到、时机成熟,于是便抽出手来,除去身上的衣裤,拉开她那雪白玉腿,搂住纤腰,摆正年轻力壮的身躯,压向马云容那娇美柔和的下身,缓缓把昂首怒挺的肉棒顶入那嫩穴之中。

「哎!」马云容芳心娇羞欲醉,只觉得一条粗硬烫长的肉棒儿缓缓逼进,逐渐插进紧窄柔嫩的下体内,一丝甜蜜而酸酥之感使她柳眉微皱。

随着蒋生猛力挺送,粗大的肉棒直挺挺插入了嫩穴深处,感到自己的肉棒完全顶进了嫩穴,佔据幽深火热的美人花径的每一分空间,在马云容美眸的深情注视下,蒋生一阵短暂的静默后,迅速在紧窄娇小的柔嫩蜜穴中抽动、挺送起来。

马云容芳心轻颤,在哼哼唧唧娇啼婉转之中,感受玉体深处传来阵阵至极的快感,在娇酥麻痒般的痉挛中,娇嫩柔软的花蕊含羞轻点,与那顶入蜜穴最深处的滚烫龟头紧密亲吻在一起。美白的玉体忍不住高涨的情慾,火热地蠕动起来,光滑结实的雪臀,随着他的顶入、抽出,应合地挺送迎合。每一次顶入都使她自瑶鼻中柔媚地哼嗯出声,回应着身上男人的顶插。

经过一番轻怜蜜爱的缓缓插弄,马小姐显然已经适应了情郎的抽插,带有狐骚香味的诱人淫蜜也分泌得越来越多,她开始欢畅地淫叫出声,樱唇微张,开始柔腻地呻吟。

淫媚的娇吟和自然的迎合动作,使蒋生将上半身抬起,伸手捏着悬在上方、极为丰满的双峰,下身仍不住挺顶。阳具尽量深深的插入,感到龟头触到一团软肉,应该是花心了,于是便用龟头顶住它,臀部开始磨旋。

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不停的耸扭臀部,以便蒋生的龟头可以更切实的研磨到深处的花心,她脸上出现红晕的表情,真是美极了,春情洋溢、吐气如兰、美目低垂,这种表情让他看了更是血脉贲张,心跳加速。

于是他又逐渐加快了节奏,不断地顶入嫩穴内,粗长硬朗的阳具快抽狠插,猛烈的撞击在她花心深处,嫩穴在龟头连连触顶之下,含羞带露、花心轻颤。而每一次的重击,令她的叫床声更加高扬。

「啊……」随着一声激情轻呼,马云容胴体发出阵阵痉挛,只觉幽深、火热的嫩穴内,温滑紧窄的娇嫩膣壁阵阵收缩,一股浓稠的阴精从体内至深处流射而出,顺着深埋在内的阴茎,沿着玉臀流出股沟,浸湿白洁的床单。

被蜜穴嫩肉紧紧缠绕的阳具,在她丢精时一阵火热地收缩、紧夹之下,蒋生不由感到全身一麻,知道精关即将失守,立即快速、凶狠的抽插了数十下,然后深深地顶入肉洞内,一声闷哼声中,对着保持着隆臀高迎姿势的嫩穴,射出了股股白花花的阳精。

马云容被这一轮顶刺顶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淫声不绝,花靥更显酡红,浑身玉体娇酥麻软,抖颤不已,下身雪臀玉股更是迎挺不已,以接收每一滴珍贵的阳精。

蒋生洩身已毕,将身子鬆下来歇口气时,还是放不下马小姐那对丰乳,又再度去吸吮她可爱乳尖,用嘴儿将整个乳晕及乳头都含入口中,他直觉的认为这是今生所见最美的一对好奶,柔软白嫩、又富弹性的乳球滋味甚佳,真真捨不得放掉,一定要把握机会,好好亲近亲近。

小姐见到蒋生对自己的身体如此迷恋,双颊飞红,对着他嫣然一笑,妩媚极了,心里想着:「这位俊俏郎君可真多情!一番调情手段也颇有趣,我也有些迷乱之感,得要想办法与他多多交欢几次。」

云雨已毕,又加上一番柔情蜜意的温存,小姐便对蒋生吩咐道:「妾见郎君俊美韶秀,心中不能自持,以致于夜奔幽会,自荐枕席。然而,府中家法严峻刚厉,若是有风声洩露,则是祸不可测。郎君此后千万不可轻易至妾家门口走动张望,也不可以到外边闲步,以免被别人看破行径。只管夜夜虚掩房门相待,夜阑人静之后,妾必会自行前来。万万请郎君勿轻易漏洩私情,我俩欢好始可得长得久。」

蒋生充满感激的回覆道:「小生本是远乡孤客,前日一见芳容,想慕欲死。

虽然曾有梦寐相遇,还只道是仙、凡隔远,岂知今日承蒙小姐不弃,垂盼及于鄙人,且得以与小姐天仙般人物同衾共枕,极尽人间之乐,小生今日就是死也瞑目了。何况小姐金口吩咐,小生敢不铭记于心?小生自此足不出户,口不轻言,只呆呆守在房中。等到夜间,等候小姐光降相聚便是。」

于是,两人又温存了一番。

天未明时,小姐起身,再三约定了夜间相会时间,然后别去。

蒋生自想真如遇到神仙,胸中无限快乐,只不好告诉旁人。小姐夜来明去,蒋生守着吩咐,果然轻易不出外一步,惟恐露出形迹,有负小姐之约。

其实蒋生此番遇到的,倒也可说是仙,即世俗所谓的狐仙,只可惜修练不满千年,尚未得道,也未曾渡劫,因此算不得真仙,只能算是会变化的妖狐。而这只妖狐倒也慧黠,想出那一番言语要蒋生保密、且要他足不出户,好让两人可以幽会、多乐上几次。

然而,世间之人若是与鬼孤相交,常会着了阴气或邪气,往往伤及身体,甚至有性命之忧,如今不知这蒋生是否会被妖狐迷死,亦或有那救命福星或是保命之道?

话说蒋生对马少卿家中千金小姐的朝思暮想,引动了灵狐对他的指染,成就了一番人狐激情。虽然,这灵狐幻化成了马小姐的模样勾引了蒋生,然而这其中仍有诸多破绽。

就好比说马小姐自言家教森严,然而与蒋生初度交合,居然没有落红,显然已非处子,若真是家教森严,又如何会让小姐与男子相交失去童贞呢?再加上马小姐才过二八年华,那种成熟女子才有的丰腴体态,也实在是个奇迹。

然而,蒋生此际正在姦情热恋之中,见那貌美的马小姐自行贴了上来,高兴都来不及了,又怎会计较这许多?

过了与马小姐令人兴奋激情的初夜,蒋生直睡至日上三竿,才草草吃了些饭食,就在那儿想那小姐的好、小姐的娇、小姐的俏、小姐的妙,真是癡一回、笑一回,就这样,一日时间就混过去了。

到了夜里,蒋生刻意将门虚掩,等到万物俱寂之后,一道人影闪将进来,见到那宜笑宜嗔的俏脸,不是马小姐是谁?!这俏佳人果然依约而来。

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蒋生一步向前,就要去握小姐的手,而她则顺势投入蒋生怀中,抬起头来,闭着媚眼,樱唇半张,向蒋生吻贴去,此时,蒋生见她送上芳唇,动作反倒稍嫌生硬与她吻了起来。小姐的嫩舌很快穿进他的嘴里,开始慢慢挑动香舌,那娇躯似乎因为激动而轻轻颤抖,身子则是越来越滚烫。

小姐在一阵深吻后,深深喘了几口气,接着低下头,红着脸儿似笑非笑的,将前襟衣钮解开,露出那袭桃红色肚兜儿,接着解开肚兜带子,将肚兜翻开,露出了两只雪白浑圆的美乳,只见那对乳房丰满圆润,两粒乳珠嫣红娇嫩,再加上一身赛霜欺雪的肌肤,幼滑细嫩,好似捏得出水,真的好美。

看倌此时可就会问了,这狐狸精假扮的马小姐动作也未免太大胆了,如此的不含蓄,难道不怕蒋生起疑?其实,这狐儿在前夜与蒋生欢好时,早就发现他对自己的那对丰乳极为爱恋,这狐儿来此的目的,就是要取蒋生的精元,若能早早挑起他的情慾上床交欢,就能早些取得精元,因此,当然要用最出色的手段挑逗蒋生啦!

果然,这一对好奶可让蒋生看得双眼发直,口中粗浊的不住地喘气,怀中这具娇媚少女软玉温香的身子就像有磁性般,慢慢将他双手吸了过去,再度享受那甚为美好的手感!一手一只的将两只精巧圆润的乳房握在手中,揉捏拉扯、搓弄把玩,把一对美乳玩得不亦乐乎。

眼前一张娇羞神态之绝世花容,手中玩弄一对好乳,再加上从他身上散发着混合脂粉香味及煽情狐媚之香,在胯下造成极度冲动。然而,当小姐情动发出甜美之娇吟,小手儿开始探索蒋生胯下阳具时,蒋生早已受不了的将小姐推倒在床榻。

被蒋生除去衣杉后的小姐,玉体横陈地卧在榻上,蒋生轻抚其丰润细腻、玲珑有致的娇躯,感受那肤如凝脂的温润滑腻。她则半闭着眼,似是海棠春睡,然而芳香的樱唇中,不时发出几声淫声呓语,偶尔侧转的娇躯,更显得那肌肤之细腻。

蒋生双手拂过修长秀美的玉腿,来到那双晶莹润泽、小巧玲珑的金莲秀足,轻触把玩、细看,那白晰脚背十分纤弱,似是无骨,数条纤细的淡青色青筋更显出它的白嫩;脚掌微透红润,可爱的脚趾儿也呈现一种粉红色,令他爱不释手。

一股股如兰似麝的香气不断从小姐身上传来,蒋生分不清是佳人的体香,还是她身上的脂粉熏香,无论如何,这香气刺激着他的情慾,看着佳人足下金莲脚掌微缩,玉腿微舒、柳腰轻折、娇颜含春的香艳景象,再也无法抑制慾火中烧,胯下阳具暴胀,只想扑上绣榻,将她狠狠搂在怀中,恣意宠她、怜她、爱她、惜她、上她、插她、刺她、射她……

虽是情慾如火,但也不可唐突佳人任施强暴,蒋生小心脱下鞋袜、衣裤,爬上绣榻,再度近距离贪婪地注视着她,随着她此刻均匀而略带些许急促的呼吸,酥胸前那一双凝霜堆雪的玉峰无可比拟的挺立,在空中刻画出优雅动感之曲线,更充满了诱惑的魔力。

纤腰盈盈不堪一握,其下微微露出的雪白玉肌间朦胧、神秘又美妙无比的幽谷,更因其隐约可见而动人心弦,在在都显示着美人儿最骄傲的、那种无可抵抗的诱惑魅力。

受到这狐狸精小姐的狐媚香气及那勾人美体之双重影响,蒋生只觉得心情激荡,醉心地埋首于双峰间深深乳沟中,转头伸舌,忙碌地轻舔两边乳珠。而小姐被他那热情抚弄,也伴随着声声低吟,让他更加热血沸腾。贪婪饥渴的舔吮着那对坚挺娇嫩蓓蕾,用舌尖濡湿着嫣红乳头,以最原始热情的方式,把这本就是淫媚的狐精心头那把情慾之火燃得更旺。

在蒋生一轮热情挑弄之下,小姐已被摆弄的娇喘吁吁、淫声不断,甜美的快感令她神魂飘蕩,白生生的两条腿儿,时而交叉,时而微张,胯间暖暖蜜汁早已控制不住汨汨淌下,在雪白生嫩的大腿肌肤上,形成一股滑腻细流。

小俩口赤裸身子互相缠绕着,蒋生手儿沿着小姐肌肤轻怜蜜爱抚摸下来,掠过她平坦小腹,直接探入那神秘两腿交叉处。狐女那乌黑纤细体毛,摸上去就如同她一头秀髮般柔滑细緻。芳草深处,那两片原本微张的桃红色花瓣,感受到那手指造访,完全绽放。

她感觉到那手指儿拨开了自己潮湿的阴唇,积极地刺进了火热的蜜穴之中,而那颗珍珠似的阴蒂,正在应合他的拨弄而鼓胀,美人小嘴儿不禁送出了甜美动人之低吟。

蒋生这一番前戏,在狐媚淫香催动下,几乎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就已经急于提枪上阵了,蒋生此时能想到的,就是将胯下火辣的勃起,刺入小姐火热的蜜穴中,以止住那团令人难耐的强烈慾火。

这狐精小姐此时亦完全抛去先前佯装之矜持羞涩,脸上满写着渴求与放蕩,蒋生在狐媚淫香驱使下,下体发出一种强烈追求解脱之感,急于享用面前好一只美穴,他捧起小姐浑圆白嫩的丰臀,以长驱直入之势,阳具勇往直前,对着蜜穴捅了进去,追求着插弄快感。而小姐也挺腰急急相迎。

此际,蒋生倒有些像一口将美食吞入一般,完全没有细嚼慢咽。也就因为这样,使得他根本没有分神留意到,这位本应含蓄害羞的深闺小姐,此刻则满是情慾活力,十分熟练耐操模样。

小姐真的无法想像,她与蒋生此番的交欢,可是蒋生累积了一整天对她的思念,化作了具体行动,对她全力冲刺,感觉上是那幺的刺激,这种爽乐的感觉是前一夜未曾经历过的,她忍不住的叫了出来:「郎君好强壮,好爽……」

这句话似是火上加油,蒋生在狐香的驱动下,更是加快了抽插的节奏。小姐也很快适应了他的猛烈攻击,在他的重压下开始嗯嗯唉唉的婉转娇吟,一双迷人的玉腿紧紧缠着他的腰臀部,雪白的丰臀不停地向上耸动,迎合着他强有力的冲击。

一阵抽送后,由于不忍见到小姐一副身体娇弱、被压着受不了的样子,于是让小姐四肢伏在床榻上,翘起丰臀,他的阳具则由后方插入,两人如同野合的狗狗一般,他则更是咬牙切齿的横冲直撞。

当抽送的频度达到极限,快意已积蓄至顶点,蒋生再也剋制不住,灼热阳精猛地从马口喷出,全数灌溉在小姐的花心上,蒋生舒了一口气,便往后一倒。

小姐正软软地趴在床上,双眼闭着、脸颊儿一片嫣红,小嘴儿微喘,带着浅浅的笑意,神情彷彿相十分舒爽满足,正充份享受着那快速磨擦的刺激感。突然感到蜜穴中一股热流通过,知是蒋生阳精已然喷出,忙运起玄功,将这元阳全数吸入,随后却感到蜜穴之内竟然是十分的空虚。

小姐回过头,发觉蒋生已经精出人乏的往后仰倒下去,于是便放出一副妖艳又饥渴诱人媚态,似是意犹未尽、喃喃问道:「郎君已经结束耶?」边说着,一只细白的嫩手儿仍心慌的在丰满双乳和毛茸茸耻部间游移,而从蒋生的方向看,那蜜穴中正缓缓流出淫津浪水,不断地沿着大腿滴下。

蒋生无力地躺在那里,说:「小生十分情急,不耐持久。」

小姐微蹙柳眉、面带愁容道:「只是妾还未尽兴耶。」由这句话看来,小姐似乎还有所需求。

蒋生有些惭愧,说道:「小生虽然有心,然则却已无力,实在对不住。」一边说,一边看着胯下软垂阳具,似是有些难堪,说完索性闭上双眼。在这时候装睡倒是好方法。

小姐听他说仍有心再战,于是神秘一笑,心想:「只要你有心就好,交给我办吧。」于是转过身去,开始要让那阳具回复生机。

接着开始将阳具当做糖葫芦一般,放在嘴里舔弄着。她先手握着阴茎,伸出舌尖便往龟头舔去,舔了几下之后,尝到蒋生先前洩出的精液,实在喜欢这种味道,便索性把整个龟头吞下,认真地品嚐;舌头在龟头的稜边猛颳,舌尖还不时顶着马口在转动,吃得啧啧有声;嘴儿越含越深入,不时将整支阳具吞下,一只手套弄着露出嘴唇外的茎身,另一只手则轻托着沉沉的卵袋温柔抚弄。

蒋生那曾想过马小姐这般的大家闺秀会这样淫蕩,眼见胯下阳具被她娇美樱唇套弄着,龟头感觉到被她娇小柔软的舌头上、下拨弄,耳中甚至还听到她嚥下唾液之声,阵阵快感直透脑际,从小姐那温润的口中感受到抚慰心灵的舒适感,不禁发出了来自肺腑的感歎:「真爽利!」

小姐专心的舔着龟头顶端,那阳具渐渐恢复了生机。一边舔着,又听到蒋生讚歎,再看那被自己舔弄得既长且硬的阴茎,龟头是胀得又红又亮,还对準了自己,一直点头致上敬意,心中也极为得意,使得小姐兴致高昂的做出更多花样,于是她说道:「换成这样可好?」

于是她用上自己丰满傲人的双乳,夹住蒋生阴茎,让阴茎在深陷的乳沟中滑动,一面用舌头去舔着突出上方、红红大大的龟头。

蒋生没有想到那尊贵的小姐,居然用他最锺爱之丰乳为自己阳具助阵,满脸幸福,说道:「这样真好!」

蒋生心中十分感动,于是也体贴地说:「那我也帮你弄弄。」于是伸出手,用一只手指轻触小姐狐香四溢的蜜穴。

才轻轻一碰,小姐全身一弓,「啊」的尖叫一声,来自于敏感带的刺激,一阵阵的酥麻,自花心通过脊背,导入全身,令下体升起一股热意,小腹之下却怒潮澎湃,脸颊泛着红光,变得极为激动,于双乳胡乱地快速磨弄着蒋生的阴茎一阵之后,便转过身来,跨坐在他身上,用那湿润的蜜穴套上粗硬的阳具。

接着小姐满脸情慾,在蒋生身上骑乘驰骋,自得其乐说道:「好美快、好爽利!」

小姐开始有节奏地套弄,感到那火热的阴茎在自己蜜穴中进进出出,感觉十分美妙、舒服。如梦境般的美妙感也随着来、回的磨擦增强,而且是越来越感到舒服。

一面骑,一面又淫言俏语着:「这感觉真好,妾最喜欢如此了!」下身一刻也不停顿,蜜穴奋力套弄着狐香催硬的玉茎,在那进进出出之间,淫蜜从结合处飞溅滚落,点点滴滴的洒在床杨上,使她的心中充满了更多激情。接着,她又将身子后仰,下身不断扭动,追求着阴茎在自己蜜穴中,不同角度及深度所造成的各种快感。

蒋生躺在床上,让小姐自行玩乐了一阵子,躺着休息一阵后,待体力稍微恢复,又让小姐四肢伏在床上,从后方猛力冲刺,柔软丰乳也随之摇动,而光阴也在规律的抽送之间,不知不觉的流逝着,蒋生恣意地享用着这充满春情的千娇百媚美人儿……嗯,或者说是这骚狐尽兴地玩弄着被自己迷惑的少壮好男儿?!

无论如何,他那火热阳具夹在她两团光滑、火热,又结实的臀肉中来、回进出,每一下都直捣花心,细緻酥麻的包覆感令他舒爽地连连闷哼,再也顾不上怜香惜玉,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像是恨不得把整个人都嵌入她的身体。而小姐则是享受着每一份全力的冲击。

终于,亢奋到了极点的蒋生,已经超出了他可以忍受的程度,于是有点不负责任地说:「小生不行了。」只觉得阴囊之中像是充满着滚滚熔岩,而那阴茎正如地动天摇之中即将爆发的火山,「呣」的一声闷哼,又猛然喷出了浓精!

这次温热的精液一发、一发地灌溉在小姐的花径内,把她烫的欲仙欲死般快活,终于令她攀上了绝顶的高潮,「啊,丢了!」,在她娇媚的高呼中,终于满足了。

好一会儿,这对俊男、美女喘息才告平复,疲惫已使两人躺了下来,激情过后的身体似乎仍捨不得分开,那满身香汗、淫液已在床上沾成一片。

蒋生固然因为年轻力壮,精神健旺,就算竭力纵慾,也不以为疲。然而看那小姐似乎深自知味,一似能征惯战的一般,稍事休息后又来挑弄蒋生,让他心痒难熬之下,再上征骑、颠鸾倒凤,而小姐则是再不推辞,似乎毫无餍足。蒋生倒时时有怯败之意,只是在狐媚香气激励之下,仍能奋起效命。而那小姐竟像不要睡似的,一夜之间何曾休歇?!

蒋生见小姐如此爱恋交欢,也是心爱得紧,见她如此性致高昂,只道是她原为深闺少女,从不知男子味道,如今尝出了滋味,而且又是贪爱彼此相貌俊美,因此两情相得,所以,上床交欢之际是毫不避忌,尽着性子,喜欢做爱做之事。

蒋生想到小姐难得这样真心,心下一发快活,惟恐对她的奉承不够周到,把自己身子全然不放在心上,也是拚着性命埋头苦干,就算是一个不慎来了个马上疯、走了阳,就算是死了,做鬼也风流。如此这般弄了好些天,也觉身子有些倦怠,颜面看起来居然微显憔悴。正是: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

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