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科学幻想> 骑士的血脉 更新~第6部完

骑士的血脉 更新~第6部完

第六集第一章安家首
  一进入市区,到处可以看到十四世纪到十六世纪的建筑物,越是往市中心走,这类古老
建筑物的数量就越多,甚至很多马路都还是老式的青石板铺成的路面,两边的人行道也是又
窄又小,完全是十六世纪的风格。
  行走在裴内斯的大街上,第一个感觉就是厚重,这是凝聚了历史沧桑的厚重,第二个感
觉则是大。利奇以前所在的格拉斯洛伐尔也是一座大城市,市中心的繁华程度并不比裴内斯
差多少,不过格拉斯洛伐尔最繁华的是六横九纵总共十五条街道,出了这块区域,其他地方
就显得有些冷清。
  裴内斯则完全不同,这 到处都是热闹的地方,走了两个多小时,看到的地方都和格拉
斯洛伐尔最繁华的区域差不多,而人文的氛围则是远远超过格拉斯洛伐尔。
  如果说格拉斯洛伐尔是一个十七、八岁的青涩少女,时尚而且充满了活力,那幺裴内斯
就是一位二十七、八岁的美貌贵妇,成熟,含蓄、气质高贵。
  这是利奇的看法。
  不过对于他身边的女人们来说,她们更在意的是这 的人穿些什幺,做些什幺、气质怎
幺样、谈吐怎幺样。
  裴内斯的居民有着一股浓浓的首都人味道,说话做事都显得从容不迫,大部分人身上的
穿着并不显得华贵,但是式样和手工全都是一流的。
  当然首都也有穷人,只不过利奇身边的女人们绝对不会把注意力放在穷人的身上。街上
穿着不太好的人被她们自动忽略过了。
  进城是为了到军事委员会登记并且领取临时居住证,现在这个时候,没有这东西简直会
要人命。
  一路上她们好几次都被宪兵拦截下来,全都靠利奇手 的军官证和军需部徵调利奇父亲
的那张调令,才得以顺利通行。
  除了领取临时居住证,利奇的父亲还要去军需部报到,虽然利奇的母亲很希望丈夫能够
多待一些时间,权且当作是休假,不过现在这种时候,谁都虎视眈眈着那些职位,时间拖得
越久,出现变数的可能就越大。
  如果是以前,利奇的母亲或许还会撒一下娇,但是自从在小镇发生了那些事、自从她挨
了丈夫一记耳光之后,她变得收敛了许多。
  最重要的是,她突然间变得聪明了,她终于发现,她一直都把事情本末倒置。
  以前她太在意自己的妹妹,因为妹妹嫁得比她好,家 有钱有地位而且见识又多,她心
不自觉地把妹妹放在一个很高的位置,说什幺话、做什幺事都首先顾虑妹妹的想法,反倒
是对利奇和丈夫并没有太在意。
  但是现在她愕然发现这根本就是大错特错,妹妹现在仰仗的是她,而她仰仗的则是儿子
和丈夫。
  明白了这件事后,她的态度立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对丈夫是言听计从,对儿子同
样是百依百顺。
  军事委员会在胜利广场上,这 以前是一座剧院,战争爆发之后,很多人都被徵调入伍,
因此剧院也不得不关门。
  几个月之前,前线崩溃的消息传来,这 就改成了登记和发放临时居住证的地方。
  此刻整个大厅挤得满满的,一条长长的队伍像是蛇一般一圈一圈地盘着,谁都说不出到
底来了多少人。
  登记的地方是往以前的舞台上,那 放着一排长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二十几个军官,虽
然人已经不算少,但是和等候登记的人比起来还是显得很不够,所以队伍前进的速度非常缓
慢。
  人多自然就显得嘈杂,沉闷的说话声在空中回蕩,四周的窗户和正面的大门虽然全都敞
开,却仍旧让人感觉到异常气闷。
  好在人虽然很多,秩序倒还不错,等候登记的人井然有序地排着队。因为这 到处是维
持秩序的士兵,这些士兵坐在高脚椅子上,手 拎着十米长的木杆,看到有人插队或者争吵,
就立刻将木杆戳过去,紧接着就是一顿喝骂。如果还不听命令,木杆就会劈头盖脑打下去。
  利奇和他的父亲原本想等女人们办好临时居住证,现在没兴趣了。
  他们两个用不着这东西,利奇有军官证,他的父亲只要到军需部报到,军队使会替他办
理好一切。
  和女人们打了招呼后,两个人出了军事委员会。
  刚出大门,利奇的父亲就拍了拍儿子的后背,脸上满是贼兮兮的笑容。
  "那些女孩其实就住在我们隔壁,对不对?"老爸问道。
  利奇吓了一跳,好半天他才尴尬地问道:"老妈知道了吗?"
  "不清楚。"利奇的父亲摇了摇头,他反倒对另外一件事挺感兴趣:"你给她们用了什
幺东西?居然把她们说话的声音改了。"
  利奇正感觉纳闷呢,他已经够小心了,没有想到仍旧出了差错。
  "既然你知道她们的声音改了,怎幺还会认出她们?"
  利奇的父亲指了指鼻子:"做那种事的时候,主要是这 出声音,你改得了嗓音,可改
不了这 。"他猛力拍了两下儿子的后背,异常郁闷地说道:"那个整天把她们搞得呼天抢
地的家伙不会是你吧?"
  男人有的时候反倒比女人矜持,利奇的老爸就不好意思在利奇的裤裆上掏一把,虽然他
非常好奇。
  "你就当做不知道这件事,千万别告诉老妈。"利奇双手合十连连拜道。
  "你总得告诉我一些实话。"利奇的父亲歎道。
  虽然早知道有这一天,利奇仍旧感觉头痛。谎话早就编好了,只是不知道老爸会相信到
什幺程度。
  "有些事原本不能说。"利奇看了看左右,把老爸拉到旁边的一条暗巷 面,凑在老爸
的耳边悄声说道:"这是军事机密,我参与了一个实验,实验的日地是让普通人拥有骑士的
能力......我只能说这幺多了。"
  利奇父亲的神情立刻变得凝重,但是他不知道说什幺才好,事情都已经发生了,现在再
说什幺都没用。
  "这种实验对身体有什幺危害吗?"利奇的父亲没有怀疑,他在军队 面所看到所听到
的一切,让他确信上面的人乾得出这种事。
  利奇耸了耸肩:"我可能不会有后代了,老爸,你不会介意这件事吧。"
  听到这话,利奇父亲的脸变得异常难看,他倒是不太在乎传宗接代这类事,但是这种事
总是让人感觉不舒服。
  "老爸,想开一些,现在是战争时期,有什幺比活下来,并且让家人活下来,更重要的
呢?"利奇低声劝道。
  这番话终于起了作用,利奇的父亲转念一想,也确实是这样,命都没了,还有什幺可计
较的?
  这样一想,利奇的父亲反倒觉得参与这种实验或许是一件不错的事。
  "你看我这体格不错吧?你有没有门路让我也加入?我倒不是在乎那些工资和津贴,这
段时间以来我是彻底明白了,在战场上什幺都是假的,只有实力和运气才是真的,运气这东
西,我又没把握,只能想办法增加一点实力。"
  利奇翻着白眼.对于老爸的异想天开实在无话可说。
  不过他又有一丝遗憾,如果真的有这种药就好了,共和国也就不会败得那样惨。
  
  利奇要去的地方和老爸要去的军需部并不在一起,所以把老爸送到军需部后,他就离开
了。
  裴内斯真正的市中心是英雄广场,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广场,两头将近有一公里长,以
往有什幺阅兵仪式之类都是在这 举行。
  这座广场也是裴内斯的地标。
  利奇去的地方就在英雄广场的西侧,这 有一座十三世纪后期建造的复古风格的宫殿,
前面是十几米长的石阶,一排二十几根石柱耸立在大门口,这些柱子全都要两三个人手牵手
才环抱得过来。屋顶前端有一个骑士的浮雕。
  石阶上有卫兵把守,利奇远远就掏出了自己的骑士证明。
  他平常只用军官证,因为那已经足够用了,不过在这 军官证是没用的。
  卫兵查看了一下证件,脸上顿时显露出惊诧的神情。
  每一份证件上必然会注明证件拥有者的等级和战绩,利奇的骑士等级并不高,至今仍旧
只是见习骑士,对于他这个年纪来说非常正常,但是他的战绩就不一样了,他的击毁数是三
十二,对于一个见习骑士来说,绝对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
  卫兵连忙敬了个礼,放利奇进去。
   面是一个大厅,放着一排排的桌子,每张桌子后面有一把椅子,桌子旁边是废纸篓,
桌子的前端全都钉着一块铜牌,上面写着各自的职务。
  所有的桌子和废纸篓看上去都是满满的,桌子上放着的是成叠的文件,废纸篓 面是一
团团废纸卷。
  这 的人也显得异常忙碌。
  利奇从来没有想到过,骑士总部居然是这个样子。
  没有刀剑、没有战甲、没有气势恢宏的壁画,没有众多的雕塑,更没有严肃的骑士,这
根本就是一个大办公室,在这 办公的人看上去都只是普通的军官。
  靠门口的墙壁上贴着一张图,上面用红红绿绿不同的颜色标记出不同的区域。利奇是来
登记的,负责登记的是最东侧的那一排办公桌,也是人最多的地方。
  不过和军事委员会的登记大厅比起来,这 的人要少得多。
  紧靠着东侧的墙壁有一排椅子,等候登记的骑士全都坐在那 ,利奇也跑了过去。
  等候的人大概有两百多个,有大人也有小孩,他绝对不是这 年纪最小的一个,出于好
奇,他看着那些和他差不多年龄的骑士。
  这些小骑士同样也看着他,而且眼光之中全都带着一丝讶异。
  利奇在末尾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他刚刚坐下,就看到两个小骑士站了起来,这两个人看
上去都比他稍微小一些,一个一头褐色短髮,脸上满是雀斑,额头有些高,看上去就不是一
个安分守己的家伙,另外一个皮肤黝黑,方头方脑,样子有些憨傻。
  两个人原本坐住挺前面的位置,现在居然跑过来坐到了他的后面。
  "我叫杰森,他叫约翰,你也可以叫他的外号大熊。"那个满是雀斑的小孩说道。
  旁边的憨傻少年猛地在雀斑小孩的背上拍了一下:"这家伙也有外号,叫花栗鼠。"
  "我叫利奇,很高兴认识你们,你们也是刚刚调到这 来的?"利奇并不擅长交际,以
前学校的生活让他对同龄人产生了一丝戒心。
  "你有外号吗?"杰森嬉皮笑脸地问道:"我以前没看过你,你是从国外回来的交换生
吗?"
  利奇知道交换生是什幺,蒙斯托克共和国从人口和经济上来说是一个大国,但是从军事
上来说却只能算二流。所以每年共和国都会派一批天赋极好的小骑士前往奥摩尔帝国或者帕
金顿圣国,名义上是交换生,其实就是委託这两个老牌王国帮忙培养骑士。
  利奇摇了摇头,他不想占这个便宜,骑士的圈子其实很小,现在撒谎,总有一天会被拆
穿。
  雀斑脸的反应挺快,稍微一想,立刻猜到了另外一种可能:"你是后天觉醒的骑士?"
他也不再像刚才那样热情,后天觉醒的人大部分没有什幺前途,
  "你猜对了。"利奇淡淡地说道,他看着这两个人的反应。
  那个憨小子没有什幺变化,咧开嘴乐着说:"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后天觉醒的人,你觉醒
多久了?"
  雀斑脸杰森脸僵了僵,不过他很快又恢复了原状,多一个朋友总是好的,利奇虽然不是
有前途的交换生,不过能够成为骑士是肯定的,以后说不定能够帮得上忙。
  "我们两个是第九兵团十二中队的,有什幺事儘管找我,我对这 最熟了。"杰森贼头
贼脑地说道。
  "是啊,这家伙认识很多人,帮你打探个消息或者买什幺东西绝对容易。"黑大块头也
在一旁帮朋友吹捧。
  "我是105小队。"利奇说道。
  杰森和约翰立刻感到有些意外,拥有独立编号的小队可不多,这类小队一般都很强。突
然黑大个约翰推了推旁边的雀斑脸杰森,约翰的眼睛看着门口。
  利奇也转头看去,只见从门外走进来一群少年。
  "你最好小心那些家伙。"杰森低声提醒道:"走在最前面白头发的家伙叫罗斯特,他
曾经是交换生,但是中途被退回来了,听说是因为太嚣张,在那边顶撞了什幺人。他身后的
那个人叫尼可,家境不怎幺样,听说是从小地方上来的,不过他的天赋不错,实力挺强,就
是为人非常差劲,专门捧罗斯特臭脚。再后面那个叫卡尔纳德,他的实力也很强,为人非常
阴损,绰号是毒蛇......"
  杰森正介绍着,那几个人已经走了过来,看到他们走近,杰森立刻闭嘴不再说话。
  那群人同样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利奇,不过他们丝毫没有搭讪的意思,逕直在后面的位
置上坐了下来。
  
  从骑士总部出来,利奇手上的骑士证已经换了一本新的,军官证也换掉了。
  骑士的福利确实好过普通军官,当负责登记的军官得知他是后天觉醒的骑士,而且他还
有父母和一群亲友需要安置的时候,立刻问他要不要一间宿舍。
  利奇当然要了,现在这个时候,裴内斯寸土寸金,有一间宿舍,就算自己不用,租出去
的租金也绝对不少。
  他和其他的骑士可不一样,他要花钱的地方很多。
  军队的效率极高,房间的钥匙和地址当场就拿到了。
  从地址来看,这间宿舍绝对比莉娜借给他的那间别墅要好得多,宿舍在市中心,而且离
开英雄广场并不远,称得上是黄金地段。
  这绝对是一个好消息,利奇兴奋地朝着军事委员会登记处跑去。
  当初商量好在军事委员会登记处门口会合,因为老妈她们肯定是最晚结束。
  利奇到那 的时候,看到老爸已经站在门口,身上也已经换了一身正式的军官制服,不
再是以前那身预备役的蓝色帆布衣。
  "你比我还顺利?"利奇有些意外。
  利奇的父亲心情特别好,眉飞色舞地说了起来:"真是够险的,晚来半天的话,我的位
置就会被别人顶掉,还好没有听你老妈的话。我已经申请了宿舍,快的话,一个月的时间后
申请就会批下来。"
  利奇随手将钥匙和写着地址的纸条掏了出来,丢到老爸的面前:"我已经拿到宿舍了,
离英雄广场不超过一公里,地方可能小了一些,不过四周都是商业区。"
  看着儿子丢过来的东西,老爸得意不起来了,他受到了不小的打击,沉默了片刻之后,
他把钥匙往口袋 面一揣,板着脸道:"在你老妈面前,就说这间宿舍是我申请来的。"他
用很低的声音嘟囔着说道:"你老子对你不错吧,给你创造机会,让你有机会和那些女孩们
单独相处,把那幢别墅空出来,用来金屋藏娇。"
  这番话虽然说得有些酸溜溜的,却也是实话。
  父子俩閑着没事就在外面的大街上聊天,他们俩一个在预备役,一个在骑士团,很长一
段时间没有好好说过话,一路上也没有机会谈谈心,现在正好聊个够。
  那个又挤又闷又吵闹的大厅这两个男人全都没兴趣进去,他们都痛恨排队。
  两个人有话题,时间就过得很快,六个小时不知不觉之中过去了。
  等到那些女人拿着临时居住证出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离晚餐时间不远。
  "我分配到一间宿舍。"利奇的父亲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有兴趣去看看吗?"
  回答当然是肯定的,这些女人累了一天,排队排得筋疲力尽,最重要的是,在她们原订
的计画中,拿临时居住证只是次要的事,真正重要的事是逛街。
  难得来一趟裴内斯,她们当然要走走看看、吃点东西、买点东西,若是就这样回郊区那
间别墅,这些女人全都心有不甘。
  这样一大群女人溜跶前进,速度当然快不起来,所以到位址所写的地方时足足用了一个
多小时。
  还没有到目的地,女人们就已经两眼发光,这个地址被一片商业区围拢,绝对是裴内斯
最繁华的商业区之一。
  按照地址上所写的门牌号码,这群人很快就找到了地方。看到两家店铺当中,有一条只
能容一个人通行的巷弄,这条巷弄很深,大概有二十几米,两边是四层的楼房,窗户对着窗
户,门对着门。
  利奇拿到的宿舍就在左侧倒数第二个门的三楼。
  狭小拥挤幽暗似乎是裴内斯所有建筑物共同的特徵,巷弄狭小,门也很狭小,一进去是
一个非常窄的天井,墙角有一个水龙头。
  天井的尽头是楼梯,楼道也非常狭窄,同样只容一个人通过,不但窄,而且又陡又黑,
必须摸着旁边的扶梯,非常小心地往上爬。
  等到上了三楼打开门,就感觉一股霉味扑鼻而来。
  这个地方以前不知道是作仓库还是其他用途,连一张床都没有,地板和窗台都髒得一塌
糊涂,四周的墙壁也大片掉落,墙角布满了蜘蛛网,窗户全都用木板条封死,大部分的玻璃
都是破损的。
  整个房间是长条形,房间的一头有一个封死的壁炉,窗的对面同样也是一扇窗,同样用
木条封着。
  "这 不收拾一下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住人。"利奇的父亲喃喃自语着:"墙壁要重新
刷一遍,玻璃全都要更换,还要油漆,壁炉要重新打通,还要买一些家俱,噢......"他感觉
到异常头痛,军需部只给了他两天的假期,后天就必须上班,他可没有信心在一天 面做完
所有的事。
  "这个房间很不错,闹中取静,想要买些什幺东西都很容易。"玲姨难得说了一句公这
话,能够有这样一个住的地方已经很不错了。
  她最看中的是这个房间很长,当中如果弄一块板子隔开的话,就可以把房间一隔为二,
这样她和她的女儿也可以住过来。那幢别墅虽好,但是做惯了城 人,她根本就不习惯郊区
的生活。
  "现在怎幺办?回去吗?"金妮郁闷地说道。
  "找一家旅店住下,反正就住几天,这点钱还是有的。"利奇的妈妈难得大方。
  裴内斯有的是旅店,市中心更是旅店集中的地方。
  这些女人住在旅店 面,白天就出门逛街,晚上总要等到很晚才回来睡觉。
  她们当然没有空整理房间。
  幸好在裴内斯,只要有钱就可以雇人做事,有一帮人就是专门替人清理和布置的,这些
人做起事更加专业,不管是利奇还是他的父亲,都不可能像这些人做得那幺好。
  三天之后,房间就焕然一新,连家俱都买好了。
  这群来自远方的人,总算在首都正式住了下来。
  利奇一家包括玲姨和表姐,全都住在市中心的这间宿舍 面,女孩和她们的妈妈则住回
了郊外的那幢别墅,这下子房间终于够住了。
  利奇的父亲在两天的休假之后,开始忙碌了起来。
  正如莉娜当初所说的那样,这是一个并不危险但是非常忙碌的职位,他每天都要和一大
堆表单打交道,还要到下面负责车辆的调配,每天的工作时间长达十几个小时。
  利奇同样也没有自由多久,大概过了半个月,前线的兵团就全部后撤到了第二条防线,
105小队也奉命回到了首都。
  他悠闲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新驻地在郊区,不过和莉娜的别墅是完全不同的方向。
  这 原本是一座小镇,镇上的人现在都已经撤走了,整个小镇都空出来当作是军队的驻
地。
  这个小小的镇上居然驻扎一整支满编军团,除此之外还有两个中队的骑士。
  105小队就驻扎在镇东的一个院子 面。
  这个院子在小镇 算是挺大的一块地方,但是和小队以前驻扎的商业广场比起来,简直
是差得太多了。
  不大的院子只能用来停车,小队总共有三辆车,根本没有空余的地方。
  院子 只有一间屋子,一楼被籣蒂佔用作为装备室,上面三层总共六个房间,其中一间
作厨房,一间作医疗室,一间作浴室,所以小队的成员只能挤在三间房间 面。
  不过这对105小队来说也不是什幺难事,小队 面大部分成员都和利奇有染,晚上多数
的时间会在籣蒂那 。所以三个房间足够分配。
  罗宾和黛娜并不属于利奇的后宫,所以她们俩单独用一个房间,名义上队长嘉莉也住这
个房间。
  诺拉和罗莎虽然和利奇有关係,不过她们俩并不是一直都会参与淫靡的聚会,所以她们
佔用一个房间,还有一张床是为玫琳準备的。
  最后那个房间当然分配给了三姐妹、玛格丽特和利奇。
  不过晚上,她们真正过夜的地方是在地下室,那原本是一个地窖,把 面的东西全都清
空之后, 面的地方非常宽敞,在四周铺上厚密的隔音板之后,这 就成了幽会和合修最好
的地方。
  现在的天气已经渐渐热了起来,地下室 而却很凉爽,这 的通风籣蒂专门设计过,顶
上一排通气孔不停往 面灌风,底下一排通气孔则抽离污浊的空气,所以这 虽然是地下室,
空气反倒比其他房间更加清新。
  到这 的第一天晚上,或许是因为久旷的缘故,所有的女人差不多全都到场,不但素来
矜持的嘉莉队长来了,就连只是不时尝鲜的罗莎也到了,利奇乾脆磨着诺拉,把这个沉默寡
言的女人也拖了过来。
  门一关,女人们全都脱了个乾乾净净。
  第一个上来的当然是籣蒂,籣蒂显得有些羞涩,这或许是因为今天又多了一个人的缘故。
其他人围拢在四周,莉娜这个最喜欢玩的女人居然俯下身体,轻轻拨弄起利奇那硕大的阴茎。
  利奇感觉到有些忍耐不住,他拍了一下籣蒂那雪白柔软的臀部,一记脆响在狭小的地下
室回蕩着:"快,上来。"
  籣蒂脸一红,不过她乐于服从,跨腿骑了上来,她的脚直接蹬踏在椅座上,这样一来双
腿就抬得很高,几乎是深蹲着坐在利奇的身上。
  旁边的莉娜早已经握住了利奇的肉棒,并且将硕大的龟头对準了籣蒂的花径,玩了这幺
久的时间,默契早已经练出来了。籣蒂往下一坐,龟头就顺势顶进了水流潺潺的桃源。
  或许是因为很久没做爱的缘故,籣蒂居然有点承受不住,鼻腔 发出一阵悠长的"嗯......
嗯......"的声音。
  阵阵的娇喘让周围的这些女人个个感觉到心 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空空的、痒痒的,
又期待、又有些害羞。
  籣蒂坐下来的时候,利奇也舒服地呻吟了一声,他感觉龟头进入了一个温暖紧窄的湿润
腔体之中,顶端就像有一张小嘴紧紧地吸住一样。
  籣蒂的做爱技巧明显又高明了许多。
  利奇伸手用力在籣蒂柔嫩的臀肉上揉搓了起来,一边轻笑着问道:"好舒服啊!你是怎
幺练的?"
  籣蒂的脸涨得通红,其他女人也脸带娇羞,只有莉娜和诺拉一点也没有感觉,诺拉仍旧
是老样子,斜靠在门口的位置,好像什幺事都和她无关,莉娜则轻轻揉捏着利奇的睾丸,挑
了挑眉毛说道:"你怕什幺?担心我们另有情人?"
  籣蒂抿嘴偷笑,不过她不打算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她知道像利奇这样的小男人,佔有
欲最强,虽然莉娜只是开玩笑,不过说多了,小家伙肯定会着恼。
  她缓缓曲起身体和利奇相吻在一起,她的身体则徐徐地上下起落,阴道紧紧地套住粗硕
的肉棒,大幅度地抽插了起来。
  每一次坐下她总是将阴茎整根吞没,并且让雪白柔韧的臀部在利奇的胯部磨上一磨。每
一次抬起,她又让阴茎整根拔出。
  随着每一次的抽插,充盈的异种能量从籣蒂的身上源源不断注入了利奇的体内。
  或许是因为间断的时间太长了,利奇感觉和以前有些不同,体内的斗气就像是乾涸的大
地遇上了第一场雨,异种能量异常迅速地融入到了他的斗气之中。
  一直到吸收够了再也消化不了,这些异种能量才像以前那样包裹在斗气的外面,随着斗
气徐徐而动。
  突然,利奇感觉到一阵莫名的震颤,紧接着从玫琳那 得来的力量种子好像发芽了一般,
迅速舒展开来。
  这股新增加的斗气有着水一般的绵柔,和玫琳修炼的功法所拥有的特徵完全相同。
  他的斗气原本就兼具风的轻灵和土的浑厚,现在又多了一个特性。
  这只是刚刚开始。
  紧接着从三姐妹那 得来的力量种子也一一苏醒了。
  三姐妹的力量属性是火,火的特徵是狂暴,转眼间这股新冒出来的斗气就有失去控制的
徵兆。
  幸好这时候嘉莉和玛格丽特的力量种子也被激发了,那是和火完全相反的冰,冰的凛冽
和阴寒将火的暴烈一下子压了下去。
  轻灵的风、浑厚的土、绵柔的水、狂暴的火、凛冽和阴寒的冰,这些特性截然相反的斗
气被来自籣蒂的异种能量包裹着,互相之间并没有发生交互作用,这些斗气被强行融合在了
一起。
  利奇有一种感觉,随着异种能量渐渐消融,这些斗气最终会融为一体,只不过需要时间。
  心情的舒畅,让做爱也显得更加美妙。
  他和籣蒂双唇相合,两个人都闭着眼睛,脸上的神情说不出是沉醉还是欢喜,他的手肆
无忌惮在籣蒂的身上乱摸着,籣蒂的身体很软,是其他女骑士所没有的。
  从莉娜那 学了很多性爱技巧的籣蒂则控制着花径,做出紧锁、吮吸、扭绞、震颤之类
的动作,这其中的刺激远不是普通的抽插能够比拟的。
  籣蒂的动作渐渐地快了起来,她那娇美的身躯开始剧烈抖动,纤细的腰肢迅速的抛上拉
下,硕大的阴茎在紧窄的花径之中快速滑动,多褶的肉壁和肉棒的摩擦越来越快、越来越剧
烈,插到底部时的撞击也越来越猛。
  "噗嗤噗嗤......"耳边能够听到的是一连串的水声,淫水蜜汁从籣蒂的花径之中潺潺流
出,打湿了利奇的大腿。
  籣蒂鼻腔 面传出的娇喘声越来越响,突然娇喘变成了"嗯......嗯......"的急促哼声,
她的动作越来越激烈,娇躯在利奇的身上疯狂起落。
  终于她的身体不动了,只有阴道剧烈地震颤着, 面更是一阵阵地痉挛,浓密的阴精大
量涌出,黏糊糊地沾在两个人的腿上。
  好半天之后,籣蒂的身体慢慢软了下来,她的脸上一片酡红。
  "嘉莉,轮到你了。"籣蒂离开了利奇的嘴唇,她顺势往旁边一倒,躺在了地上。
  地上原本就铺着一层厚厚的垫子,底下还有一层隔音用的草浆板,所以躺在上面一点关
係都没有。
  让嘉莉第二个上,是因为短时间 ,只有她的实力可能提升得比较快,其他人全都已经
碰到瓶颈,而唯一一个已经突破了瓶颈的莉娜现在最需要的并不是提升实力,而是巩固现在
的境界。
  嘉莉倒也大方,她做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跨坐在利奇的身上之后,她缓缓地坐了
下来,头微低,嘴唇含住了利奇的嘴唇。
  和籣蒂的风格又不一样,嘉莉一下子坐到底部,身躯微微扭动,让硕大的阴茎尽可能地
插到底部。
  没有任何的抽插,也看不到一丝癫狂,两个人就这样紧紧相拥,斗气在两个人之间流转。
  如果是以前的话,利奇体内的斗气会不管什幺属性全都涌入进嘉莉的体内,但是这一次
只有冰、风、水这三种特性的斗气进入了迴圈,其他的斗气一动也不动。
  虽然参与迴圈的斗气看上去少了很多,但是效率一点都不差,反倒提升了许多。
  水是冰的本源,风和冰的关係就如同火和油的关係,这三种特性相近的斗气掺杂在一起,
效果绝对让人惊讶。
  嘉莉的冰寒斗气原本修炼起来就慢,即便有了利奇的帮助,也仍旧比其他人慢得多,但
是现在不再有这个缺陷了。
  那些不参与迴圈的斗气也并不是什幺事都不乾,它们就像是石磨一般,把嘉莉传递过来
的坚冰一般的斗气磨碎、磨细,最终磨成一股极冷的冰气。
  对队长嘉莉,利奇不敢太过放肆,他的双手只能"老老实实"地在嘉莉的双乳,肋下和
光滑的后背上游移,下麵是绝对不敢多碰的。
  嘉莉小姐的肌肤很滑,摸上去很舒服,不过不能捏,一捏就会感觉到硬邦邦的,就像是
裹着一块冰。
  这种冰寒斗气难修难练,不过一旦修炼成功,威力确实不小,攻防都非常强劲,这也是
当初遇上那个荣誉骑士,最后只有利奇和嘉莉两个人没有受太重的伤的缘故。
  嘉莉任凭利奇抚摸着,这种程度的抚爱她可以承受,甚至她还收缩着阴道的内壁,让利
奇感觉更加舒服一些,当然以她的个性,绝对下会像玫琳、籣蒂那样,向莉娜学习做爱的技
巧,这是她的自尊心所不允许的。
  和其他女人不同,她和利奇做爱分两种情况,一种就是现在这样的合修,合修的时候,
她绝对不会追求性爱的快感,而是一心一意地修炼;另一种就是解毒,每隔一段时间,她需
要利奇帮忙解除体内积聚的淫毒,做那种事非常羞人,每一次她都是和利奇一对一千那种事。
  和利奇交合了将近三刻钟,嘉莉站了起来,硕大的阴茎从她的阴道之中滑落。
  嘉莉并没有躺下,而是退到地下室的一角,盘坐在地上修炼。
  她需要儘快炼化体内的那些异种能量和斗气。
  玛格丽特早已经在旁边等候着了,她和队长总是一前一后。嘉莉一下来,她就急不可待
跨坐了上去,她并不是天性淫蕩,而是因为在几天前,她隐约感觉到自己就要突破了。
  修炼同样属性的斗气,往往性格也差不多,玛格丽特同样也不喜欢大力抽插,她甚至也
不喜欢坐到底,可惜这由不得她决定。
  对付玛格丽特,利奇总是喜欢使坏,玛格丽特还没有完全发育成熟,阴道紧窄而且还有
些浅,所以利奇喜欢一顶到底,阴茎还像钻头一样拼命往 钻,钻的时候,他总是让阴茎尽
可能变得小一些,这其实很简单,只要将阴寒属性的斗气导入龟头,那丝寒意就会让性器收
缩好几圈。
  嘴角挂着一丝恶意的微笑,利奇渐渐顶开了玛格丽特的子宫颈,那紧紧挤压的感觉实在
是太刺激了。
  虽然在享乐,不过利奇也没有忘记合修,他也知道玛格丽特快要突破了,不但他知道,
其他人也知道,刚才队长嘉莉就故意在他的体内留了一成的冰寒斗气。
  嘉莉小姐的一成斗气对玛格丽特来说,可不只是一成。随着这股极寒的冰气缓缓注入了
玛格丽特的体内,小女孩的身体竖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冰气在她的体内缓慢地流转,包裹在这层冰气外面的异种能量渐渐化开,融入了她的斗
气之中。
  被冰气一激,冰气四周的玄霜斗气立刻产生变化,玄霜斗气原本像是无数细碎的冰晶,
但是现在这些冰晶渐渐凝结在了一起,一些冰晶互相沾粘,然后冻结成为一体,变成了蒺藜
一般冰针球。
  这些冰针球一开始并不规则。有的是三、五粒冰晶冻结成一体,冰针显得很稀疏,也有
的是几百粒冰晶凝结成一大坨。
  不过随着不停地被磨碎、不停地重新冻结,这些冰针球的样子渐渐固定了下来。
  玛格丽特身上的寒气越来越浓,原本寒气还封在身体 面,渐渐地这股寒气从毛孔之中
透了出来。
  四周的人全都知道这是怎幺一回事,莉娜和嘉莉对望了一眼,两个人同时伸出手来,一
个贴住玛格丽特的后背,一个则用手指在脊髓第十二根骨节的地方戳了一下。
  顿时一股阴寒的冻气从玛格丽特的身上冒了出来,冻气闪烁着幽蓝的光芒,笼罩在 面
的玛格丽特显得更加冷了几分,这种冰冷的感觉和她此刻跨坐在利奇身上的淫靡样子对比,
感觉实在是怪异极了。
  外发的斗气拥有了属性,这是成为骑士的标誌,玛格丽特和利奇可不同,她没有发不出
攻击技的烦恼,她修炼的功法本身就有威力极强的攻击技,只要花几天时间练习,她就可以
重新评定骑士等级了。
  "继续,现在对玛格丽特来说是最重要的时刻,突破的那一瞬间非常奇妙,如果能够把
握住那短暂的机会,对以后的修炼会有非常大的好处。"莉娜说道。
  利奇心头一动,他想起了他从海格特那 交换来的秘密。
  他的嘴唇离开了玛格丽特的嘴唇,深吸了一口气,飞快说道:"有一个人告诉我,如果
兼修侦察骑士的功法,突破瓶颈之后会有极大的好处。"
  莉娜一愣,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什幺秘密。
  她的家族大部分成员或早或晚都能够达到荣誉等级,成为荣誉骑士之后,都会兼修侦察
骑士的功法,所以这个秘密对她来说算不得什幺。
  "这确实是真的,不过在成为王牌骑士之前,最好不要兼修侦察骑士的功法,因为那样
做非常冒险,突破瓶头的时候很容易出差错。"她拧了拧利奇的脸颊,笑着说道:"还好你
没有在成为骑士之前就兼修侦察骑士的秘法,要不然你恐怕已经废了,见习骑士用这种办法,
出岔的机率是百分之百。"
  说着莉娜朝着众人吐了吐舌头:"我忘了警告这个家伙。"
  一听到这话,利奇不由得感到一阵害怕,不久之前,他还在抱怨知道这个秘密实在太晚
了,但是现在他的心 只有庆倖。
  "你们可以自己决定,我只能告诉你们,骑士晋升王牌骑士的时候,差不多有一半的机
率会出岔,一旦成功的话,之后的路确实会变得很好走。"莉娜乾脆把她掌握的秘密全都说
了出来:"这个比例未必可靠,好像和修炼的功法也有关,三姐妹就用不着试了,在成为荣
誉骑士之前,你们用这个办法八成会出事,队长和玛格丽特可以试试,你们所修炼的功法进
展缓慢,但是优点就是安全。"
  "那幺我呢?"利奇指着自己的鼻子飞快问道。
  "你的斗气很杂,不过根基是重装防御者修炼的那类斗气,特性同样厚重和沉稳,所以
安全得很。"
  莉娜的解释让利奇安心了不少。
  整整一刻钟过去了,玛格丽特就像是睡着了似的,一动都不动。
  这种绝对的寂静让周围的女人们都有些嫉妒,她们很清楚玛格丽特将会得到什幺样的益
处。
  突破瓶颈的同时也在为更进一层打基础,所以突破瓶颈的方式不同,也影响到未来的成
就。
  最多也不过是最差的方式,就是在修炼中突破,这就像用夯土的方式打地基。
  像莉娜和利奇那样在战斗中突破瓶颈,如同用打地桩的方式构筑基础,肯定要牢固许多。
  而玛格丽特此刻这样就更厉害了,简直是用花岗岩堆砌底座。
  又过了五、六分钟,玛格丽特突然软了下来,一下子趴在利奇的身上,这是旧力耗尽、
新力未生的缘故。
  把玛格丽特抬到一旁,利奇笑嘻嘻地等待着下一个人上来,这一次他直接找上了莉娜。
  莉娜也不推辞,她在利奇的鼻子上轻轻点了一下,然后就坐了上来。